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龙战士传说 成名篇 42
  • 浏览:551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偷袭得手后,黑衣人抛开如月,朝我猛扑过来。戴着黑手套的双手之间悬浮着一团黑色的能量球。
  “这种力量……难道是暗黑破灭波?”
  所谓暗黑破灭波,是一种夺取人意识的黑暗魔法,一旦被这种魔法击中,受创者会丧失一切主观意识,成为任人操的傀儡。这种魔法直接破坏对方的神经思维,就算是最高级的回复魔法天使之泪也无法治愈。由于过于邪恶,这种魔法在神魔大战之前就已是被禁制的魔法,谁一旦使用,立刻就会成为全大陆的公敌。
  先前对手轰入我体内的那一击带来的暗之力量有如水蛭吸血般在我体内肆虐着,仿佛要将我身上的精血噬个精光,龙力的运转完全受制。伤上加伤,我一时间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直扑而至。
  “完蛋了,这个该死的家伙是谁,居然拥有比我还要黑暗邪恶的力量?”
  正当敌人的一双黑手就要临头,我心里暗叫小命不保的时候,一道金光闪过,一把巨剑后发先至,直击黑衣人的后背。
  如月刚才被黑衣人击飞之后,正好落在杀神边上,见我有难,伤得不比我轻的她拾起杀神当作暗器掷向偷袭者。
  如月以伤势加重为代价掷出杀神,剑中贯注了三头黄金龙独有的六重力量,加上掷剑时如月喷了一口鲜血在剑上,吸收了龙血的杀神瞬间金光大盛,锋利无匹,挨上一记,照样可以将黑衣人刺个透心凉。
  黑衣人戴着衣套的双翼猛烈地扇动了两下,身体在空中诡异地扭了几扭,杀神擦着他的身体飞过,险而又险地躲过了这一击。
  趁着对手分神的当儿,我强忍着周身疼痛,使用类似赤血术一类的黑暗魔法,刺激身体潜能,拼着伤势加重变身为四翼堕落天使。
  恢复了变身的力量之后,我全力奔向如月,而如月也一拐一拐地奔过来与我会合,由于伤得太重,我俩连飞行的力量都没有了。我准备和如月联手对敌,单打独斗,身负重伤的我们都不是黑衣人的对手。但四翼堕落天使和三头黄金龙联手,再强的对手也要畏惧三分。四个幻像骑士先前被如月支开了,但就算他们发现有变,赶过来支援也来不及了,我们惟有靠自己。
  我和如月间的距离有十五步之遥,要是平时,这点距离实在算不了什么,但现在的我看来却像天上的星星那般遥远。
  没走几步,躲过了如月那一剑的黑衣人尖叫着已追了上来。
  “想联手,没那么容易!”
  偷袭者的声音居然是女音,只是音调尖长,刺耳得有如女鬼哭泣,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死气邪力竟令我的脑海中现出血腥的可怖情状,耳内更似听到千万冤魂索命的厉呼。我是跌跌撞撞地在地上跑,她却是在空中飞,二者间的速度根本不能相比。就在我即将和如月会合前的一瞬间,耳后风声大起,不用回头看,我就知道对手正挥动那只戴着黑手套的右手劈向我的后背,透背而入的阴寒气息绝望冰冷得令人不寒而栗。
  “达克,用腿!”
  已近在咫尺的如月冲我吼道,虽然我们的关系一直不太和睦,但交手这么多年,彼此间的“配合”却相当的“默契”。心领神会下,我奋力跃起,双拳轰向如月,而如月探出双手,接住我的拳头。
  拳掌接实,如月双手一绞,带得我的身体旋转了起来。她倾尽全力,将体内残余的龙力全数注入我的体内。吸纳了三头黄金龙的龙力,我顿时觉得精神大振,借着旋转的力量,我毫不犹豫地踢出那招“魔道轮回”,凌空反击。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生死就全靠这一击了!”
  拳脚接实,“波波”的声音炸个不停,我的周围扬起了一片尘烟。
  “好冰冷邪恶的力量啊,不过胳膊怎么扭得过大腿,这一下该轮到你这家伙要吃亏了!”
  对手的力量虽然比我的暗黑龙之力还要黑暗邪恶,但如月全力送来的黄金龙的龙气亦非同一般,皇者的霸气结合杀者的魔气凝聚在一起,有如一道坚不可摧的防波堤,不但牢牢地将对方的邪力御除在外,而且还反攻过去。对方的力量虽然邪恶万分,但纯以实力而论,单打独斗根本就不是我和如月任何一人的对手,先前只是占了偷袭的便宜而已。
  挡了我十几记重踢之后,黑衣人终于露出一道间隙,我的右腿趁隙而入,一脚踢在她的胸脯上。
  “要不是身负重伤,这一脚就要了你的命!呜,想不到这家伙的胸脯还挺有弹性的。”
  可惜踢出最后一脚时我已是强弩之末,那一脚的力量不到平时的两成,仅能轻创对方。
  击中对方后,我筋疲力尽地从空中摔落在地。
  就在我落地的一瞬间,我身后的如月猛地插上前来,一跃而起,趁着对手招式已老的一刻,挥动左手对着她的小腹就是一拳。此时黑衣人正全力化解我先前一脚造成的伤害,根本无力招架。
  一声痛苦的闷哼,挨了这一击的黑衣人像受伤的鸟儿般发出悲鸣,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就算威力大打折扣,但四翼堕落天使和三头黄金龙的一脚一拳也不是那么好受的。轰出这一拳后,如月全身脱力,身体一软,回复人形,跌倒在我的身边。
  “什么人?”
  “有刺客!”
  “保护公主!”
  这时附近传来幻像骑士的惊呼声,先前退到山下的幻像骑士这才匆忙地赶到。
  “暗黑龙,黄金龙,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受重创的黑衣人后退了数十米后,终于止住退势,她拍打着翅膀,发出刺耳的尖笑,摇摇晃晃飞向天空,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迟来了的幻像骑士由于担心还有新的刺客,也不敢贸然追击,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她从容遁走。
  凤把如月从地上扶起,而另外三个幻像骑士纷纷跪地请罪。
  “属下护驾来迟,罪该万死!”
  “算了,赶快看看坟墓,拉法的尸身还在不在,那家伙就是从里面钻出来的。”
  如月摆了摆手,示意没事,明明身负重伤,她却非要摆出皇者的风度,也真是难为她了。三个幻像骑士立刻走到破了个大洞的坟前,其中一人的手上亮起一个巨大魔法光球。
  “公主,里面是空的,什么也没有……等一下,有个东西。”
  蛇弯下腰,从坟墓里拾起一个亮晶晶的物体,借着光球的亮光,我看到那是一把带鞘的匕首。
  “这是……”
  接过蛇递上的匕首,如月顿时面色大变,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
  我奇道:“怎么了?”
  如月如释重负般地吁了口气,语气中微微透着一丝喜悦,她呐呐地说道:“这,这把匕首是我送给拉法的啊……墓里没有看到他,难道拉法还活着……”
  由于黑衣人的意外出现,我和如月的这一战不了了之。当晚我们并没马上留开,而是留在了山上。天亮之后如月命令四个幻像骑士就地搜索,寻找有关刺客和拉法的线索。经过半个晚上的治疗,我们俩的伤已好了一小半,就算刺客再次出现也有自保之力。被如月的霸拳击断的逆鳞我也重新接上了,藏于我的左臂之中。由于受了重伤血气不足,逆鳞现在也只是象征性地接上,做个样子而已,刃身并没有修复。我的伤主要是如月造成的,黑衣人的偷袭尽管打得我狂呕鲜血,但由于彼此间都是黑暗属性,伤害并不严重,倒是黄金龙力造成的伤害却非常麻烦,六重力量徘徊在体内难以驱除,所受的伤害绝不亚于青牙龙的破龙斩。
  我和如月仔细探查了被破坏的坟墓,发现坟墓边上的土地有被挖掘过的痕迹。令人奇怪的是,这些痕迹非常的淡,表层的土壤几乎和附近没被动过的地方一致,若不是草皮被破坏,与周围的明显不同,我们根本就看不出来。
  凤告诉我们,掘墓的人挖掘的时间最少是十几天,甚至二十天前的事。凤是保护奥拉皇帝的十二位幻像骑士的首领,三十年前他就担任这一职位,各方面都见多识广。
  “达克,你对这件事怎么看的?”
  我明知故问道:“这墓是谁修的?是魔族还是兽人或者是那个刺客,我觉得这很重要。”
  如月皱眉道:“我问过阿兰德,据说是第二魔将索兰亚捉了几个当地来不及逃走的村民要他们修建的,我们就是从他们的口中才找到拉法的。”
  “你和我来塞尔兰山的事,事先有谁知道?”
  “没有人,我三天前才知道拉法的事,昨天上马车后临时通知凤改道的!”
  “那就奇怪了,那个刺客像是早就知道我们会来这里,所以她才会事先埋伏在坟墓之中。难道刺客在二十天前就躲到了坟墓里等我们到来,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有些话我没有说出来,拉法的尸身虽然找不到,但我早就从卡尤拉那儿确认了他的死讯,被乱箭射成刺猬的他是不可能活过来的。如果刺客真的是十几二十天前潜入坟墓中的,那惟一能解释的说法就是拉法的尸体被挖了出来,弃尸荒野,成为野狗饿狼的腹中餐。
  如月问道:“凤,你有什么看法?”
  凤并没有马上回答如月,他双手插入土中,挖了挖,又从附近抓起几把泥土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思索了良久,方才开口道:“我有九成的把握认定这些泥土最少是在半个月前被挖开的,刺客进入坟墓后就一直呆在里面,直到公主到来。”
  我怀疑道:“怎么可能,半个月之前?而且还一直呆在里面,外加十几天不吃不喝,在空气不流通的坟墓里,他是怪物吗?”
  凤正色问道:“秀耐达伯爵,你说过刺客拥有比你的暗黑龙力还要邪恶的黑暗力量,你没判断错吧?”
  如月接口道:“他没有判断错,刺客的力量虽然不如我们,但确实是比暗黑龙还要黑暗的生物,那是种充满了无限怨恨的力量,黑暗得令人害怕,而且她还会传说中的禁咒魔法。”
  如月闭上眼,轻轻地摆了摆头,刺客的力量之黑暗邪恶,连如月也感到心有余悸。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只有一种可能了……”
  可惜凤戴着面具,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却感觉到他的心跳突然加快了。
  “比暗黑龙还要黑暗,充满无限怨恨的黑暗力量,可十几天不吃不喝甚至不呼吸,而且还有很好的耐性躲在坟墓里,那这世上只有一种生物可以做到……”
  凤并没有马上说出真相,而是一样一样地把要素列举出来,综合了诸多要点之后,答案已呼之欲出。
  “难道她是……”
  “不错,这种生物就是吸血鬼!”
  在风之大陆上,有一种生物是大陆上所有种族都厌恶至极的,这种生物就是吸血鬼。最早的吸血鬼不是创世之神创造的,而是战争中战死者的怨气聚集在一起令死者复活而诞生的妖物。和一般的亡灵生物不同,吸血鬼是有自我意识,能够思考的生物。他们不老不死,以吸食其他生物的鲜血精气为生,传说中最强的吸血鬼德古拉甚至胆敢挑战创世之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吸血鬼成为大陆上各个种族心中的噩梦。
  但这种生物最终没有成为大地的主宰,挑战创世之神的德古拉挨了守护天使的一记“诸神的判罚”,被轰得粉身碎骨,残余下的吸血鬼则成大陆上各大种族的追杀对象。无论是魔族兽人或者已经灭亡了的精灵,遇见吸血鬼都是通力杀之,导致吸血鬼只能偷偷地生活在黑暗的角落里。
  虽然是整个大陆的公敌,但这种生物却怎么也无法杀绝,因为有战争就有死亡,有死亡就有怨气,有怨气就有吸血鬼。由于这种魔物的存在,大陆上也因此多了一种职业——专门追杀吸血鬼的狩魔猎人。三百年前,当雷兹·法比尔刚刚建立风之帝国,新人类和魔族、兽人三族大战之时,镇压他们的力量松懈,吸血鬼们也自以为复苏的时刻到了,纷纷从黑暗中探出头来。
  当时雷兹正忙着和汉尼拔在坎尼大战,无暇分身,先祖卡鲁兹则隐居山林不问世事,其他的龙战士也各有各的事情,能抽身对付他的只有第一代的银翼龙西蒙,双方在阿拉西亚东北部的不沉之月展开决战。
  比起上一回惨败在天使手下,吸血鬼们这一回的运气更糟。西蒙手中的神兵映月以及他圣光流一脉的武艺,完全是十贤者专门针对吸血鬼这类黑暗系生物而开发设计的。不沉之月一战,就在满月的月光照耀下,西蒙挥舞着光明之刃映月,彗星一击,将当时最强的吸血鬼波洛·德古拉斩得身首分离。那一战之后,吸血鬼消失于黑暗之中,帝国也因此安静了几百年。大家都以为这种魔物已经永远消失了,想不到现在居然会在这儿出现。
  听着凤讲完了吸血鬼的历史,我已隐隐地感觉到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我偷望了如月一眼,她的表情还算平静,但双拳却微微地颤抖着。我知道如月的内心已愤怒到了极点,因为我左手臂里的逆鳞一直在发抖。
  “凤,被吸血鬼咬过的人会变成吸血鬼,那么一具尸体呢?尸体被咬了,会不会也变成吸血鬼呢?”
  如月心中的怒气连凤也感觉到了,他说话的口气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现在的如月就像一座快要喷发的火山,谁都不敢惹恼她。
  “不会的!死了的生物是无法复活的,就算是当年的德古拉,他也是在将死未死的一瞬间吸收天地怨气而化为吸血鬼的。不过有一种被禁制的,失传了多年的黑魔法,可以通过特殊的密法让尸体某种程度地复活,变成任人操纵的傀儡。秀耐达伯爵是黑暗系的,我想他应该比较清楚。”
  “是有这种魔法,不过……”我瞧了如月一眼,下意识地把身体后退了一步。
  “不过这种魔法是禁招,使用方法已失传了近千年了,我只听说过,也不会用。”
  “哼!”
  如月冷冷地哼了一句,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杀气,森冷的目光竟令我和凤同时打了一个冷战,而我左臂中的逆鳞颤抖得更厉害了。
  “凤,无论用什么方法,什么手段,你都要把拉法给我找回来!如果拉法真的落到吸血鬼的手中,如果他们胆敢对他不敬,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把他们通通送进地狱去!”
  如月单膝跪下,猛地一拳轰在地上,轰的一声巨响,尘土飞扬,地面立刻现出一个一米见方的大圆坑。
  “铮!”
  就在如月击出霸拳的一瞬间,“身负重伤”的逆鳞再也抵受不住她身上爆发的霸气,在我的左臂里断为二截。
  因为这次意外,我们在塞尔兰山多呆了两天。为了找出拉法的下落,如月甚至调来一支正要支援前线的军队搜索。整座山被翻了个底朝天,可是挖地三尺也找不到拉法的下落。
  三天后,如月悻悻地离开了塞尔兰山,启程时她的心情非常的恶劣。如月黑着脸,一声不吭地坐在椅子上,身上散发的杀气令同坐一辆马车的我如芒在背,如坐针毡。与这头愤怒的女暴龙同处一“室”的我显得格外的狼狈,我老老实实地正襟危坐在如月对面,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更别提像前几天那般无礼地出言挑衅。现在如月急需一个受气包给她发泄怒火,她的霸拳太可怕了,我身上的几根骨头实在经不住敲的,为了能保住这条小命活着回到风都去,今天还是忍一忍吧。
  结果,我就和如月这么面对面不言不语地坐着,你看我,我看你,无言的沉默持续了一整天。当天黑下来的时候,如月终于忍不住开口打破了双方冷战的局面。
  “整整一天了,你怎么一直都不说话?”
  时间会冲淡一切,经过了一天的冷却,如月身上的杀气总算淡了不少。但坐在她面前的我心里却越发不是滋味,被一个女人压得死死的抬不起头来,这种窝囊的感觉实在令人难以忍受。
  “你这么凶,我怕被你宰了,所以不敢开口。”
  “你成为四翼暗黑龙之后,现在的武功已和我不相上下。前几天的那一战,如果再打下去的话,我未必胜得了你。”
  我自嘲道:“我用龙战士第五次褪变后的力量,却只能和刚刚完成第四次褪变的你打成平手,这样也叫不相上下吗?”
  我对如月示弱,可是她却不买账,对我步步紧逼。
  “你这么说是承认自己输了?既然输了,那你就得向我说出真相。”
  我长叹道:“公主啊,十多年了,你霸道的脾气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如月正容道:“这不是霸道不霸道的问题,这件事关系到帝国的命运,你是帝国的龙战士,却突然间拥有了魔族皇帝的力量,这件事我能不管吗?我不是在逼你,而是在帮你!这个问题你是无法逃避的,你现在对我说出真相,总比我父皇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逼着你说出真相要好吧?”
  如月的最后一句话可以说是最致命的一击,将我的心理防线彻底地打碎。是啊,发生了这么多事,奥拉皇帝一定会质问我四翼堕落天使变身和四翼龙战士变身是怎么得来的,这个问题我始终是无法逃避的。
  “你赢了,公主!”
  我软弱地垂下头,做出屈服状。
  “事情得从一年前尼尔斯城一战之后,我乘船离开尼尔斯城前往天之裂痕的那个晚上说起……”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