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龙战士传说 成名篇 41
  • 浏览:581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这是一辆双排座的马车,两排软座对面而立,铺着厚地毯,可以容纳六人。上了车之后,我一屁股坐到后排的座位上,腰一歪,立刻以一种最舒服的姿态躺了上去。由于我占据了整条椅子,如月只好坐到对面的座位上,虽然座椅很长,但她是女士和公主,自然不能象我这么般坐没坐相,只能端端正正地坐着。
  马车没开出多远,我们俩就为了坐相的事争吵起来。
  “你难道不能老老实实地坐好吗?”
  “躺着比较舒服。”
  “你不觉得这样很失礼吗?”
  “从这到风都,最快也要半个月的时间,难道我要这么一直傻坐着?如果车上只有你一个人,你还会象现在这样正襟危坐吗?”
  “可是车上有两个人。”
  “其中某个人要是离开了,另一个人就轻松多了!”
  吵了几句之后,我们对瞪了一眼,嘴一撇,一起闭上了嘴。
  “你割了头发,难道连前天刚结下的交情也要一并割断吗?波尔多是我的好朋友,我在他面前怎么躺,怎么坐都没关系,我累了!”
  我闭上眼,身子微微缩了缩,侧过身背对着如月打起了盹,见我退让了,如月也没有再和我争执,她把背靠在后座上车厢,闭目养神,车厢里又安静了下来。
  这次争吵,理屈的一方是我,但对于从小吵到大,打到大的我俩来说,事情的对错并不重要,争吵只是一个借口。小时候我和如月大打出手的时候,都是一方先无理取闹,挑起事端的——当然了,自从我第一次被如月打败,追得满街乱跑时起,首先挑起事端的人都是她了。刚才的争吵,只是童年旧梦的重温。
  前天晚上和卡尤拉大战了一夜,昨晚战势紧张又不得安息,现在战争结束(相对我而言),神经松懈下来,两天两夜没有睡个安稳觉的我很快就在单调车轴声中进入梦乡。
  当我梦乡中醒来的时候,月亮早已升得老高。对面的如月也熬不住睡意地侵忧,半倚在椅子上睡着了。割去长发之后,如月又恢复了少时的打扮。若不是胸前起伏的峰峦,沉睡中的她看上去就象英俊的美少年,
  “这是何苦来着?家族的荣誉真的这么重要吗?非要用自己一生的幸福去交换,太不值得了吧?”
  先前和如月斗嘴,实在很没意思。我们都已是大人了,可是有时候还象小孩子一样。我现在有些明白,如月在我面前割发明志,其实是在我面前表明心意,提醒我不要有非份之想。
  我苦笑着把目光投向车外,却发现马车是向北方行驶。
  “向北?风都不是在西北边吗,就算是坐船操近路,方向也不对啊!”
  我小心翼翼地推开车门,爬到车外面。四位幻像骑士中,两位骑着马跟在马车后面,另外两个则坐在前面驾车,挥着马鞭赶车的人戴着蛇形标记的面具,另一个则是凤,骑马的两位则戴着虎和熊印记的面具。
  “秀耐达伯爵,你醒了?”
  “凤,这是去哪,好象不是回风都的路啊!”
  “先去塞尔兰山,然后再回风都。”
  “塞尔兰山?”
  凤解释道:“拉法伯爵就在那儿,这是公主的意思。”
  “是这样啊,如月是要拜祭拉法……”
  马车在平原上飞驰着,两边景物不住地后退。马车走了大半夜,在天亮前两个小时到达了塞尔兰山下。
  到处都是来不及掩埋的腐烂发臭的死尸,整个战场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尸臭。一些尸体已完全腐烂,露出了森森的白骨。在黑夜里发光的东西,有的是尸骨发出的鳞光,有的则是遗弃的刀剑反射的月光。走在这个废弃的战场上,耳边回响着凄厉狼嚎和呼啸的风声,除了产生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惧,更令人在心底生出一种英雄末路的凄凉。
  幻像骑士在前面带路,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坟墓。我注意到,幻像骑士对这儿的地形相当熟悉,想必他们已经来过这里了。
  卡尤拉所说的厚葬,只是在拉法战死的地点挖了个坑,立了个碑将他埋了,令尸体不至于暴尸荒野,不被野狗饿狼分食而已。
  四个幻像骑士从附近收集了树枝,燃起一个照明的火堆,不等如月交待,他们就知趣地退了下去,只留下我和如月独处。
  站在拉法的坟前,如月低着头,右手放在墓碑上,左手垂在一边,拳头却握得紧紧的,我看得出,她正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悲痛。拉法埋骨的地方是山上较平的一处空旷地,跳跃的火光照耀着如月,在地上拖出长长的身影,孤独的影子给人一种茕茕孑立的落寞感。
  我走到如月身边,想趁机安慰她几句。火光从侧面照来,地上的两个人影正好重在了一起。
  “想哭就哭吧,伤心流泪,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
  “我的事,不用你管!”
  “不管就不管,难道雷兹的后人就没有流眼泪的权利吗?别再给自己增加压力了。”
  “我说过,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如月的声音逐渐转冷,她后退了一步,地上重合的人影迅速地分为两个。听着她冰冷的,咄咄逼人的语气,我意识从前的那个如月又回来了。
  “公主,你把我带到这里来,不是吊祭死者那么简单吧?”
  “上次我说过,我们该好好地谈谈了,我觉得这里是最适合谈话的地方。”
  “这里代表着过去那个如月的终结,也是未来的凯瑟琳女王的开始,在这里你可以用绝对的理智来处理我的事吧?”
  “你说得对!我想问什么,我不用说,我想你也很清楚的。”
  “我当然很清楚了,眼前的这一切,都是你一手策划的。”
  我向侧面移动了两步,离如月的距离又远了一点。才几句话的功夫,我们之间对话已充满了火药味,彼此间刚刚有所好转的关系,又陷入了剑拔弩张之中。
  仔细地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形势,我终于意识到如月带我来这儿的真正目的了,她是要向我摊牌啊!我心中暗叹:“如月,我到底还是低估了你啊!”
  我冷冷地开口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几个幻像骑士是和你一起随军而来的。召我回风都的命令,应该在我们初次见面的那个晚上就下达的吧,你有意地把这个命令推迟了!直到身份地位都足以替代我的比赛亚大人出现,你才叫他们出场,把我手上的一切全部接收过去。”
  我喘了口气,恶狠狠地盯着如月,心中充满了怨恨。
  “那时候,你手下没有足以独当一面的将领,所以你故意对我示好,是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吧?现在你有了老赤甲龙替你主持一切,而且战争大局已定,我这个不值得信任的暗黑龙也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了吧。”
  这几天的合作,我在利用如月,如月也在利用我,彼此间都在互相算计。对此我早就心里有数,但现在扯破了脸,我却有种被伤害和侮辱的感觉,尽管我也知道自己不是好人,对如月的算计并不比她对我做的少。
  如月寒着脸,冷冷地听完了我近乎辱骂的抱怨。她的耐性和修养令我吃惊,要是从前,我用这样的口气和她说话,她早就拔剑相向了。我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过头了,甚至很伤人,因为我想看看如月被我伤害后的样子。
  “我承认我确实有利用你的想法,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怨气,可是你为什么不想想你自己呢?一年前你率军从天之裂痕回来的时候,你突然拥有了四翼堕落天使变身,你知道这一事件对帝国的震动有多大吗?”
  “四翼堕落天使变身是魔族皇帝独有的绝技!只有大魔神路西法为他们开天顶才能发挥出来。所谓的心灵风暴的后遗症,实在是很可笑啊。”
  “那你认为是我和魔族勾结了?是大魔神路西法为我开顶传功?”
  “应该是这样吧,不过这个理由实在太荒谬了,当时我说什么也不相信,当鲁亚基用这件事来打击你时,我一句话就让他哑口无言。可是这一次,一个月不见,你连龙战士变身也发生了变化,你知道我当时是多么震惊吗?”
  听了如月的说词,我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远比自己预估的要糟糕,面对我的变化,如月镇静的表现也同样令人惊讶。
  “那条青牙龙,他说你和他的妹妹,那个和你一样拥有暗黑龙之魄的龙战士勾结。他的一面之辞我可以不信,可要是再加上四翼堕落天使变身,还有这几天你在军事行动上一些古怪的布置,令人生疑的地方太多了。你要是我,你会怎么做?”
  如月的语气很平静,却包含着一种让人无法反驳的力量。
  “给我一个真正的答案吧,达克,这个问题你是无法回避的!就算我不问,回到风都之后,你也一样逃不过的,父皇肯定也会要你解释这一切的。”
  如月说着踏前了一步,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一点。
  我软化下来了,无力地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你在阿沙尼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你不敢向公主解释,但向你的朋友说出心里话总可以吧。”
  望着如月坦诚的目光,我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起来。如月的辞锋就象她的拳头一般,只是几句话,就把我逼到不得不说出真话的地步了。
  我软弱地求饶道:“不要逼我,如月,放过我吧……”
  “这个问题你是逃不过的,别再躲避了!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就告诉我真相吧!”
  如月话里有失,走投无路的我象抓住一棵稻草般将其抓在掌中。
  “友情不是商品,不能用来作交易的!”
  如月一怔,靠近我的身体又退了半步,不再言语。
  许久,如月开口道:“达克,实际上我们俩的个性在很多地方是非常相似的,比如说你和我做事都有些功利。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真相,那我们就用儿时最简单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吧!”
  说着她接连后退了七步,对着我举起了右拳。
  “我用我的拳头对你的逆鳞,你要是胜了我,我不再追问你的一切;你要是败了,就得老老实实地说出真相!”
  “真的要打吗?看来这一战已经无法避免了,好吧,你的条件很优越,再说我也想亲身领教一下传说中的霸拳,就这么定了吧!”
  我长叹一声,被迫答应了如月的要求。我知道这一战将极其辛苦,我宁可面对斯罗的打龙牙,或者对付杀神,也不愿意硬碰如月的霸拳,因为那双传说中的拳头实在太可怕了。
  ※※※
  有得就有失,平常的刀剑面对杀神或霸拳虽然一碰就碎,但也不会产生恐惧,逆鳞有灵性,可以和我身体配合得完美无间,却因为有了灵性,却也懂得了害怕与退缩。当如月变身为龙战士后,逆鳞就一直在颤抖个不停,直至我用“龙血化茧”,反斩自身,在剑身表面结成血茧,方才平息这种恐惧感。
  杀神被如月象扔垃圾一般地扔在了一边,它同样也在悲鸣着,因为它的主人,有史以来最杰出的两位三头黄金龙,都不把它放在眼里。
  如月傲立在我面前,紧握的双拳平放在身体两侧,她双目微闭,头稍稍向上仰起,晶莹通亮的皮肤象是一面镜子,微微反射着周围跳跃的火光。风、火、水、土、黑暗、光明,六种魔法元素被同时提取出来,吸入如月体内。魔法元素的波动引发了环境的异变,如月身体周围泛出一片七彩光芒,幻成龙形,成螺旋状旋转着、婉蜒着,涌向中心的如月。经过和斯罗的一战,如月的力量又提升了不少,比起当日,她的力量与气势又有了质的飞跃。
  比起如月来,我的气势就明显低了好几成。虽然我将自己和周围的暗元素溶为一体,但那种气馁的感觉仍然有如心头的一片阴影,挥之不去。眼前的如月,在我面前仿佛化成一个无敌的女战神,身体泛着圣光,在她无敌的力量面前,我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该死的,我明明力量比她强得多,为什么心中总会有这种我不如她的感觉呢?”
  这种精神上的无力感逼得我几乎当场喷出血来,这就是传说中最强的霸拳的真面目吗?现在我终于亲身体会到当日斯罗面对如月时的感觉了——还没出手就能在对手的心灵中种下“有心无力,有力难施”的失败感。
  “小心了!”
  霸者无双,练成霸拳的人,不管对手有多强,永远都是抢先进攻的。蓄足了力量,如月立刻挥拳出击。平平淡淡,不含任何花哨的一拳,带着金色的光芒,瞬间就轰到了我面前。
  我原本想对斯罗时那般,吸收周围的怨灵的力量入魔提升力量,但我们方圆百步内的怨灵感应到如月身上不可一世的霸气,竟有如受惊的鸟儿般四散得无影无踪,无论怎么召唤也难以吸纳入体。最糟糕的是,当如月对着我挥出惊天动地的一拳时,我和周围魔法元素的联系居然受到了阻碍。
  “我想起来了,这是如月的特色技,六元素无效空间!”
  就在如月挥出霸拳的那一刻,她同时发出自己的特色技——六元素无效空间,切断我与周围魔法元素的联系。若她全力使出这一招,我是一丝暗元素也吸不到的。尽管她只是用少许的精力使出这一招,六元素无效空间的威力大打折扣,但已令我十成的魔法力量只能发挥出八成。
  “不可能的,我不会输的,过来吧,暗与火的融合!”
  猛招临头,我狂运体内的龙力,分出部分力量强行突破六元素无效空间的阻碍,令身体与外部魔法元素再次联系在一起,七扣八扣之下,我应对如月这一拳的力量只余下了不足八成。
  “就算我只能发出八成,我的力量仍然比你强啊!”
  在我的强行催运之下,暗元素、火元素同时聚集到逆鳞上,一剑斩出。面对着如月化繁为简的一拳,什么奇妙的招式都不管用,唯有踏踏实实地硬接。
  “暗黑炎龙破!”
  逆鳞拖着红黑相间的焰尾迎上了金色的拳头,拳剑相撞,凝聚于拳剑之间的魔法元素爆发开来,散射的能量划过天空的流星雨,鲜花般地绽放开来。
  拳剑相遇的结果是我们俩同时向后飞跌,逆鳞上的焰尾暗力消失,而如月的金色霸拳也黯淡下去。
  “可恶啊,明明功力比她高出三成,我居然只能和她打成平手!”
  魔法剑士的对决,比的不光是力量招式,更是比谁对魔法元素吸纳运用的能力更强。力量只有我七成的如月仗着对魔法独特的运用能力,能和我打成平手,从力量运用的角度来说,我已经是输了。
  止住身体的退势之后,我和如月不等力量回复过来,立刻向对方扑去,完全是以力量硬拼,以快打快的重手法。
  拳剑不停地相撞着,逆鳞和霸拳相遇,每次都是以不分胜负而终结。如月在挥出霸拳的时候还能发出六元素无效空间封住我部分的力量,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但我却痛苦而又嫉妒地意识到,这完全是因为皇龙惊天诀同时吸纳六种元素时,周围的魔法元素产生了奇特的变异。如月巧妙利用这种能量波动,只用了很少的一部分精力与力量,就在身体周围制造出六元素无效空间。我和她近身肉搏,自然就吃了大亏。
  连使用魔法时的负作用都可以用来钳制对手,雷兹所创的皇龙惊天诀在如月的手中被发挥到了极限。就算雷兹·法比尔遇到了现在的如月,恐怕也要自叹不如吧。
  虽然场面不输给如月,但我却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以快打快,周围的魔法元素波动得越来厉害,抑制我力量发挥的六元素无效空间也随之水涨船高,再这么下去,败的人一定是我。
  我猛地将体内的龙力全面压缩,聚集到逆鳞之上,当逆鳞再次遭遇霸拳时,极度压缩的力量爆发开来。我的这种打法完全是不留后路的,唯一的作用就是令自己和对手两败俱伤。
  这种打法完全是没有任何缓冲余地的硬撼,拳剑交加时产生的反作用力无法化解,其结果就是我和如月同时喷血,一起负伤。
  “如月,你能把每一分力量利用至极限,这一点上我确实比不上你。但是如果你受了伤呢?我就不信,当你的力量和精力都极度减弱之后,你的霸拳和六元素无效空间还能象现在这般配合得完美无缺吗?”
  既然在力量运用上比不过如月,那索性就让双方的力量运用级数一起下降吧。
  “六元素无效空间的抑制力量好象下降了!”
  计策成功,我感到身体与周围魔法元素的联系顺畅了一点,大喜之下连忙如法炮制。压缩龙力、攻击、爆发,然后和如月一起受伤。
  我连攻七剑,硬撼如月七拳,连续受伤之后,我们俩的力量不断减弱,只余下极盛时的六成。
  受了伤的如月面色如纸,她的拳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脸上却挂着一丝赞许的微笑。
  “达克,这么快就发现这一招的弱点,你确实有些长进了,不过你疏忽了一件事,那就是……”
  如月的声音一沉,我突然感到她攻来的这一拳压力大盛。她竟然依葫芦画瓢,学我的样子将力量极度压缩,出击的右拳光芒爆张。
  “难道她想……”
  “你手中的逆鳞,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吗?”
  两边都是不留余地的硬碰硬,首先遭殃就是我们手中的武器。拳剑交加的一瞬间,我手中的逆鳞终于承受不住激荡的能量,当的一声断为两截,断裂的位置和上次被斯罗斩断地方相同。而如月挥出霸拳的右手同样也是鲜血飞溅,能量的激荡同样超过她的承受力,重创了右手。
  “哇!”
  我只觉得喉咙一甜,和如月几乎同时喷出大口的鲜血,两人同受重创。如月伤了右手,可是她还有一只左手,她的左手一样可以挥出霸拳;逆鳞虽然还剩下半截,但断了的逆鳞失去了威力,已和平常的刀剑无异,轻轻一记霸拳就可以将它轻易地轰碎。武器方面我处在了下风,但重创的如月再也无法发出六元素无效空间,我的武器已毁,但在力量上却不再受抑制,场面仍然是维持着均势。
  但这种均势很快就变得毫无意义,因为就在我们俩喷血后退的那一瞬间,边上的坟墓突然间炸裂开来,一条黑色的身影从坟墓里一跃而出,快若闪电,不等我俩反应过来,一人一脚,重重地轰在我们俩的胸口上。
  此时正是我和如月最脆弱的时候,我和如月在此决斗,外围又有幻像骑士在附近游动掠阵,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躲在拉法的坟墓里偷袭,毫无防备之下将对方的攻击照单全收。
  偷袭者先攻击的人是如月,饶是她反应奇快,挥动还能运用的左拳击在对方的脚侧,化去了大半的杀伤力,胸口仍然挨上了重重的一脚,身上的黄金龙之铠尽碎,远远地飞了出去。
  我比如月迟了十分之一秒中招,这十分之一秒的差距让我多了一点反应的时间。看到有人偷袭,我拼着内伤加重,硬生生地止住退势,踢出魔道轮回,以攻对攻,反击偷袭者。
  在皇龙惊天诀的余力还残留在体内的情况下强行出手,代价就是伤上加伤,力量骤减至三成。这招魔道轮回也是有形无相,威力大打折扣。
  出脚的一瞬间,我看清了偷袭者的面貌。他浑身裹在黑暗之中,身披一件臃肿的黑袍,头上蒙着黑色的头套,脚穿一双黑色的皮靴,就连手上也戴着黑色的手套。唯一露出的眼睛也是一片空洞洞的黑暗,幽深得令人不寒而栗。
  偷袭者拥有一对翅膀,但这对翅膀上却蒙着一件黑色的布套,让我看不清翅膀的形态。
  “这家伙是……哇!”
  腿对腿的硬碰硬,力量大损的我哪是敌人的对手,我只觉得大腿一阵剧痛,一股冰冷阴损的力量通过碰撞的右腿的直冲而入。
  “是暗的力量,想不到这世上居然还有比暗黑龙的龙力更黑暗,更邪恶的力量。”
  感受到对手的力量,我更是惊讶莫名,那是一种充满冰冷、怨毒、绝望,邪恶到了极点的力量,竟能令同样是黑暗属性的我产生无穷的黑暗恐惧。
  硬拼之下,力量大损的我无法招架,被对手踢得象皮球般地飞射而出。对手送入体内的邪力大肆伤害着我的身体,当我的后背重重地撞上一棵大树,停下了飞势之时,身体已再无法保持龙战士的形态。
  偷袭得手,黑衣人丢下如月,扇动翅膀朝我猛扑过来。
  “他在飞,但他的力量绝对不是堕落天使一脉的,但除了龙战士和堕落天使之外,这世上还有什么种族拥有翅膀呢?这家伙到底是谁?”
  我躺在地上,口吐鲜血,已完全丧失了战斗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手朝我扑来。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