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龙战士传说 成名篇 40
  • 浏览:59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离开帐篷后,没走多远我就被人拦住了。
  “纳赛尔?”
  拦住我的人正是魔族第七团的军团长,曾和我有过一面之缘的纳赛尔。
  以前我们虽然见过一面,但那只是惊鸿一瞥,现在面对面地遭遇,我这才看清了他的相貌。这位卡尤拉的义父生得相当英俊,深邃的眼睛,秀挺的鼻子,加上两道斜挑的剑眉,一看就知道是一位英俊的美男子。
  “他的脸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啊……”
  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我越看越觉得此人非常的眼熟,而且这种眼熟并不是我曾与他会过一面的原因,而是我觉得我在帝国认识的某个人和他长得很象,只不过他是谁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找我有什么事?”
  纳赛尔冷哼了一声,锐利的目光从上到下把我打量了一遍,我的心头顿时生出一种赤裸的感觉。
  “我想看看你!”
  看了一小会儿,他才不冷不热地回答我道。
  “我想看看能被我女儿喜欢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嗨,我明白了。”
  我仔细打量着纳赛尔,越看越觉得他面熟。
  “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疯狂的野性,难怪你会对莉莉丝做出那种事来!你这样的人并不能给你的国家带来太多的益处,对于你的女人,她们跟着你也是她们的不幸。”
  “我的事不用你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正义,你是魔族,怎么也关心起人类来了?”
  纳赛尔冷笑一声,瞪了我一眼道:“你的时间不多了,再不回去,天都要亮了!小心如月公主怀疑你,暗黑龙!”
  说完这句话,纳赛尔不再理会我,径自离去。
  “这家伙在搞什么啊?怎么这么古怪?”
  望着纳赛尔的背影,我怀着十分的疑虑离开了这片树林,迅速地回到军营中去。我本来早就该回去的,可是我还是狠不下心来,最终陪着卡尤拉度过了整个晚上。
  我这样做是很冒险的,万一昨晚如月发现我不在军中,麻烦可就大了。
  ※※※※
  回到军营之后,军队里刚开始升火做早饭。我装模做样地在军营里巡视了一圈,交待了一番之后,我一头扎进潘杰尔谷地的圣湖里,洗了个温泉澡。昨晚和卡尤拉连场大战,身上尽是办过那事的气味,必须抹掉这些痕迹。
  等我洗完澡回到岸边,穿好衣服后,我却突然感觉到如月就在我身后数十步远的地方。
  我不禁大吃一惊,“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她发现了我和卡尤拉的事?”
  我做贼心虚地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担心有什么痕迹留下来,好在如月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她主动地向我问好。
  “起得好早啊!”
  我强作镇定,摆出副诉苦的模样揉着眼睛抱怨道:“你不也很早嘛?嗨,老毛病了,一打仗就精神紧张,晚上经常失眠,眼睛好不容易合上了,却常常做恶梦,担心这害怕那的。”
  “我也有这样的经历,有了压力,要对部下负责,总是吃不好睡不香的。”
  我发现如月脸色阴沉,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太阳快升起来了,陪我一起去看日出好吗?”
  “日出?好啊!到山顶上看吗?”
  如月微微地点了点头,我们俩一起变身,并肩飞行。路上她突然问了我一句:“达克,你几天没换衣服了?”
  “衣服?哦,好像快有十天了吧……”
  “难怪,你的衣服上带着一股奇怪的腥味。”
  腥味?我的天,昨晚我与卡尤拉欢好时,衣服裤子扔在一边,布料吸附了周围空气的气味。我洗了澡却没有洗衣服,如月的鼻子好灵,一闻就觉出了异样。
  “男人都这样吧……我可不象你随身带着几十套衣服啊!”我大窘,唯有打着哈哈蒙混过关。
  幸好如月没干过那事,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味道,否则可就惨了。
  ※※※※
  我和如月并肩站在一个孤悬于半空的高崖上,俯瞰整个潘杰尔谷地。
  立于高山之巅,我们的头上是嵌着几颗星的天空,脚下是黑漆漆的森林,灰蒙蒙的大地。天阴沉沉的,地阴沉沉的,但远处的天空已现出鱼肚白色,接着渐渐透出粉红色的霞光,起初只是一点点,却迅速地扩散开来。粉红色变为橘红,顷刻又变为鲜红,远处的天空象燃起了熊熊大火。跳跃的红光中,蓦地露出一个弧形的金边,不断地扩大着,接着一个红彤彤的圆球缓缓升起,慢慢向上升腾,蹦地腾出了地平线。
  柔和的光线温柔地洒在我们身上,在我俩身上镀了一层金光。圣泉山下的湖水终年雾气腾腾,光线在水汽的折射下,在湖面上画出一道道七彩斑斓的虹影。
  我们俩有如立于云端之上,俯看众生,谷地边缘的人类大军和魔兽联军在我们的眼里,都化为了比蝼蚁还小的灰尘。
  “又是新的一天了……”
  看完日出的美景,如月叹了口气,眼中抹过一丝怅然的神色。
  “刚才,阿兰德带给我一个消息……拉法,他死了……阿兰德的人发现了他的坟墓,就在被围的那座山上……”
  我依旧没有开口,拉法的死讯我早就知道了,我在心里盘算着,如月把我叫到这儿来陪她看日出,和拉法的死又有什么关系?
  一时间我俩寂然无声,只是周围不住传来雀鸟追逐闹玩的鸣唱以及振翼飞翔的声音。
  好半晌后,如月象是在自语道:“拉法,他是个好人。有时候我使性子,对着他无理取闹,他都能忍受,反过来还为我抒解心事。对着他,我什么都可以说,就象是最亲密的哥哥一样。”如月边说边用手摆弄着盘在脖子上的辫子,这条辫子还是我替她编的。借着晨光的反射,我发现如月眼睛里滚动着明亮的水珠。
  “认识他时,我十二岁,那时我象个男孩子一样的疯,父皇把他介绍给我时,是希望他能影响我。我知道父皇的心事,当然不会让他的计划得逞。”如月幽幽叹道,眼中尽是迷醉在逝去了的记忆中的神色,忽明忽黯,她正沉浸在不住涌上心湖的喜怒哀乐中。
  “拉法是皇后的侄儿,我不能象对你和波尔多般对他动拳脚,唯有绞尽脑汁地戏弄他。所以每天早晨,对,那时是冬天,下着雪,每天早晨天还没亮时,我就把他叫起来,逼着他陪我去看日出。”
  原来如月要我陪她看日出,是这个原因啊,她把我当成拉法了……
  “我戏弄他的手段很多,在他的饭里放砂子,用毛毛虫吓唬他可是他却能一一地忍受下来,终于有一天我自己也受不了了。我质问他,你是个男子汉吗,我这么戏弄你,你竟然还不生气。达克,你猜他是怎么说的?”
  我当然不知道拉法是怎么回答的,唯有苦笑着不语,摆出一副我也很想知道答案的模样。
  “他对我说:\'你是个女孩子,我的年龄比你大,哥哥让妹妹是应该的’嗨,真受不了他。“
  我终于明白了,如月后来转性由“男孩”变成“女孩”,完全是拉法的缘故。
  “如月是个很会隐藏自己心思的女孩子,但拉法的死却让她变得如此失态,对着我这个新交的“朋友”把心里话全掏了出来,原来在如月的心中,拉法的地位非同一般啊,她是真爱拉法的。”
  我的牙齿干嚼了两下,感觉嘴里淡淡的,很不是滋味。
  “那时,拉法对我说女孩子要留长头发才象个女孩子,于是为了他,我就蓄起了长发。那个发冠就是他送给我的,可惜在前天的战斗中我弄丢了……”
  如月静静地闭上眼,双手仍然不停摆弄着辫子,仿佛这条辫子就是拉法送给她的发冠。
  我试探着伸出手去,抓住了她的右手,掌心与手背接触,触感非常柔软。如月没有动,任由尊贵的玉手落到我的掌握里。
  我正想顺势将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如月身体一震,猛地抽回右手,目光瞬间回复清明。我觉察得到,在她的手抽出的那一瞬间,我已感觉这只手突然变得非常强壮有力。
  如月抬起头,锐利的目光钉入我的眼中。
  “这次战争让我看到了许多平时看不见,被隐藏起来的危机,现在帝国内忧外患,矛盾重重,我的肩头的责任很重!”
  “我会全力帮助公主的!”
  到现在我才找到了开口的机会,正想好言规劝几句,却又被如月一口打断。
  “我不能让先祖辛辛苦苦创建的帝国在我的手中衰微!我要重振家族的声威!拉法不在了,我也不想再为别的事情而分心了!”
  如月的眼里射出坚定的神色,左手放在辫子上,将及腰的发辫拉得绷紧,右掌一切,竟将辫子脑勺以下的部分切断。就在我的惊呼声中,如月抓起断了的辫子,盘成一团,用力地掷向前方。
  她冲着脚下的圣湖大声呐喊着
  “从今天起,我再没有情人,亦不会再为别的事情分心!如果说有的话,那我的情人就是风之帝国!”
  望着剪掉长发的如月,我真忍不住要冲着她大吼三声: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前天我和如月已成为“朋友”了,可是如月当着我的面割去长发之后,我们之间的距离似乎又拉远了不少。
  不过我很快就没有心情为这件事烦恼了,当天中午,西线传来消息,围攻卡萨斯的魔兽联军已放弃了攻击,他们的部队正向潘杰尔谷地杀来,离我们不过十余公里。我和奥维马斯是最先知道这个消息的,如月把军队的指挥权完全交给我,但我和奥维马斯现在注重的并不是这一仗怎么打,我们考虑更多的是战争结束后自己的处境。
  “这一局看来是魔兽联军胜利了,退入潘杰尔谷地,避开战斗是上上之策!”
  “同意!不过我们不能这么做啊!否则战争结束后你我头上多半又会多了条通敌的罪名了!”
  “那只能打了!不过被敌军前后夹击,你认为我们可以在这儿坚守两天吗?”
  “很难……就算守住了也必定损失惨重,就算我们能坚持到援军到达,但敌人兵力占优,他们还是可以撤走,取胜是根本不可能的。”
  打又打不过,退又不能退,我们俩大叫头痛。
  我恶狠狠地说道:“干脆还是询问如月的意见吧,她现在要振兴家族的雄风,给她个表现的机会!”
  “一冲动起来就失去了理智,大人,你的毛病又犯了!”
  奥维马斯小心地提醒了我一句,劝我别意气用事。到现在为止,我的心里仍然为早上的事耿耿于怀。如月剪了长发早已众人皆知,不过她削发明志的事却没有几个人清楚,大家还以为如月是为了方便下面的战斗才把头发剪了的。
  被奥维马斯提醒,我迅速冷静下来。
  “谢谢你的提醒,不过这事由如月来决定最好,是战是退,打胜打败,责任都由她承担,到时候我们也有理由推托。
  “就这么办了吧,不过怎么说这事呢,让公主主动地为我们出主意,言辞得好好斟酌一番!前天她已把指挥权都交给大人您了,自己置身事外,现在大人您突然去征询她的意见,要注意啊!”
  ※※※※
  “西线方面,敌军约有六万人,其中包括魔族最精锐的雄鹰骑兵团,人数在一万五千左右,其战斗力和皇家骑士团相当。而兽人方面是兽人第一高手比蒙王领军的熊人、豹人的混和兵团,战斗力也不可小觑。”
  高级将领聚集在一起开会的时候,我先向如月通报了现在的军情。
  “至于东线,我们要承受来自纳赛尔第七军团和兰比斯兽人兵团的压力,敌军人数为十二万。我们两线作战,兵力又处于劣势,承受的压力相当大!”
  如月问道:“你打算怎么做?坚守待援或撤入潘杰尔谷地?”
  我不禁愕然,如月说的话正是我要对她说的,我暗叫不妙,唯有点头称是。
  “我正在为如何选择而犹豫不决。”
  如月的脸上露出象是冷笑的表情,却把头扭向阿兰德,在她的目光示意下,阿兰德开口道:“眼前的局势,想要全歼西线和东线的敌军,难度是相当大的。即使比塞亚将军的援军现在已经赶到,我军的胜算仍然不高。如果我们在这儿坚守的话,敌军两面夹击,想要坚持到援军到达是相当困难的。”
  看得出在开会之前,如月已和阿兰德交谈过了,征求了他的意见。
  “秀耐达伯爵,奥维马斯将军,以你们俩人的能力,其实心里早就有了决断了。”
  “我们只是有些犹豫不决而已。”
  如月奚落道:“你们更多是在为为战争结束后的事情考虑吧!”
  如月话里有话,我的背脊骨一阵发虚,冷汗直流,在对面奥维马斯投过来的目光中,我也同样看到了惊惧。我有种预感,我们心里的如意算盘,如月都清清楚楚。
  “算了,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这道命令还是由我来下吧!战争打成这样,再打下去也只是消耗战,胜负已没有多大的意义。我命令部队立刻退入潘杰尔谷地,避开战斗!”
  ※※※※
  傍晚时分,西线的敌军到达,在潘杰尔谷地外与东线的敌军会师。一时之间,潘杰尔谷地外旌旗飞扬,战马嘶鸣,卷起的尘埃连天上的太阳都遮住了。
  “奥维马斯,我们到底低估了比蒙王和雅尔塔的能力了,如果他们迟一天撤退,情况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就算我军和比塞亚大人的援军会师,加上他们的部队,兵力也不占多大的优势,而且比塞亚大人职位比你高啊!”
  “倒也是啊,这样的结局也不错嘛。我没有想到的是,公主居然会识破我们心中的想法,真是惭愧。”
  “得知了未婚夫的死讯,她的脸上居然一点悲伤的表现都没有……她真是理智得令人害怕!”
  站在高山之巅,望着脚下魔兽联军的动向,我和奥维马斯一起感叹世事无常,在离我们不远处,阿兰德站在如月身边,右手对着山指指点点,正在说些什么。只是几天的时间,他已完全得到了公主的信任,今后的仕途是一片坦荡。
  东西两线魔兽联军会师之后,近二十万大军在潘杰尔谷外驻扎了下来,而人类军队则全部退入谷地内防守。潘杰尔谷地易守难攻,象扎手的刺猥,我们不去惹他们,归心似箭的魔兽联军当然也不愿意来招惹我们,双方就这么对峙着度过了一个紧张却又相安无事的晚上。
  第二天大清早,魔兽联军拔营向东退去,骑兵两翼保护,重装步兵、弓箭手、魔法师层层排列,层次分明,无懈可击。敌军的实力本来就比我们强,部队又井然有序,我也不敢贸然发动攻击,只能派出麾下的三万骑兵象跟尾的狼一般远远的吊在他们的后面。我也不敢把主力部队都带出潘杰尔谷地,万一敌军突然发动反击那就完蛋了。
  不必和卡尤拉在战场上兵戎相见,这样的结果却正合我意。我消极指挥,奥维马斯和阿兰德束手无策,如月有力难施,十万大军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对手扬长而去,那种感觉当然是窝囊至极了。
  窝囊的感觉一直持续到了傍晚,老赤甲龙科尔狄斯率领十万援军赶到潘杰尔谷地时才告结束。赤甲龙科尔狄斯是缪斯的父亲,第七代龙战士中仅存的三人之一,他深得奥拉皇帝的信任,在帝国的地位非同一般,就连如月也要让他三分,身为后辈的我当然没有资格让这样一个大人物当我的部下,部队的指挥权交给他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科尔狄斯。比塞亚的面貌消瘦,颧骨高起,整个人象是以钢筋架成,蕴涵着惊人的力量。赤甲龙一脉是出了名的武痴,和秀耐达家族的交往也不是非常密切。和老赤甲龙在同一座城市里住了二十年了,从小到大,我也不过和他见过几次面而已。
  “比塞亚叔叔好!”
  看见我,科尔狄斯的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刀刃般锋利的目光仿佛能将我的身体劈开。
  “达克!基斯的儿子吗?好久不见了,你长高了,也变得更强壮了,很好,很好……”
  科尔狄斯说话的口气就象机械一样生硬,配合上那副机械的表情,真是有其子必有其父,这家伙根本就是一台只会练武的机器。
  他说我更强壮了,这是什么意思?和斯罗一战之后,我拥有两对龙翼的事肯定已传到了他的耳中,他该不会是暗指这事吧?
  “前一段的战争,你打得很出色,不过死的人也太多了。皇帝陛下特地派出特使,有命令要颁布给你。”
  话音刚落,四个幻像骑士已象幽灵一般出现在我的身边,其中一人正是过去监视我的凤。
  凤走到我面前,向我宣布道:“秀耐达伯爵,皇帝陛下有命,令你把部队交给比塞亚大人指挥,而你立刻跟随我们一同返回风都城。”
  凤的话象把时间凝固住了一般,所有人表情全都僵住了。就在一片愕然之中,四个幻像骑士已把我围在了中间,我感觉了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杀气,那副架势仿佛在警告我,千万不要反抗,否则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
  “啊!来得好快啊……”
  今天的结局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我苦笑一声,看了看周围,波尔多和小克里斯汀的嘴张得大哥,奥维马斯的脸却刷地一声变得惨白无比,至于如月公主她象是早就知道这一切似的,冷冷地站在一边不言不语。
  “凤,是要我马上就起程吗?”
  “是的!”
  “也好,离开风都这么久了,我也很想早点回家去,真是太好了。我可以和我的朋友部下告个别吗?”
  凤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围在我身边的另三个幻像骑士这才向后退了一步。虽然他们是主动后退的,但我却知道这是有人向他们暗示的缘故,我脱离他们的包围,直接走到波尔多身边。
  “大哥,怎么会这样,真是……”
  “算了,波尔多,你现在的任务是跟着比塞亚叔叔打后面的仗。你已经长大了,但是做事还是缺少考虑,这都是你平时懒得动脑的原因!以后做事要多想想,不要老是靠冲动行事,冲动的人是不能领兵打仗的。”
  我拍了拍波尔多的肩膀,示意他冷静,然后和其他将领一一握手告别。告别的场面有些凄凉,两个月来,发生我身上的事众人都看见了,我回到风都后将面临什么,大家心里都有数。
  “这几个月来的战事,你只是个参军,有什么事,都算是我做的吧。你有老婆孩子,一切就都让我来承担吧。”
  我在暗示奥维马斯把水淹三军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来,壁虎感激地看着我,握着我的手紧了又紧。
  “阿兰德,罗宾的确出色,好好雕塑他吧。”
  “这我清楚,你放心好了。
  几次合作,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的脾气性格阿兰德也摸得差不多了,我知道他并不是很喜欢我。我们握手告别时,他并不太热情,在松开手时,阿兰德又轻轻地说了一句:“多保重!”
  他虽然无法成为我的好友或者部下,但我们应当也不会变成敌人吧。
  我最后和罗宾告别:“怎么样,罗宾?都看到了吧,感觉怎么样?”
  “不是很好。”
  “这就对了,有起有伏,有高潮有谷底,人生就是这样!”
  “我明白。”
  “把这几天来你看到的遇到的都记在心里吧,有空好好琢磨琢磨。我不是好人,也不是神,牢牢记住我的缺点!你千万不要学我,否则总有一天你也会变得和我一样的!”
  我鼓励般地拍拍他的肩膀,长笑着离去。就在几十米外,一辆马车正静静地等着我。上了马车之后,我正准备躺下好好地睡一觉,身后却又挤上了一个人,竟是如月。
  “反正下面的战事我也帮不上忙,不如和你一道回去吧!凤,启程!”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