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龙战士传说 成名篇 39
  • 浏览:830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第二天清晨,卡尤拉和汉斯联军再度出战,继续加莱城下未完的战斗。这天清晨,天上下着小雨,空气中弥漫着薄薄的晨雾。双方的大军就象两只饥饿的猛兽,喘着气,瞪着血红的眼珠,在相隔不到一千米的空地上对峙着。
  昨天布阵扎营时,人类军队紧挨着森林扎营,黑龙骑士团居东、碧龙骑士团处西,皇家骑士团殿后,至于阿兰德的第十军团则被安置在了森林里。这样的布营方式,只要战势不利,部队随时可以从森林中撤走。在森林里扎营,最忌讳的就是敌军用火攻,幸好帝国的雨季才刚刚过去,加上林子中间那个巨大的温泉湖泊,潘杰尔森林潮湿异常,火攻是相当困难的。
  预期中的战斗并没有象我们想象的那般发,见到人类军队不再向西撤退,魔兽联军似乎也丧失了进攻的欲望,整整一天,除了派出少许部队发动试探性的攻击外,主力部队一直都按兵不动。
  这样的情况正是我们最求之不得的,但我们也不敢掉以轻心。我命令拉兹在从潘杰尔谷地到卡萨斯城的路上设下大量的侦察部队,白天放烟,冒上举火,密切监视西线敌军的动向。
  晚饭过后,除去必要的站岗放哨的人员外,所有的士兵都被命令回营睡觉去了。但我们这些高级将领却没有一个人睡得着。眼前的平静实在太诡异了,几乎每一个将领的心中都有种感觉,在这片平静的后面,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风暴。
  半夜时分,正当我躺在床上和衣小睡的时候,我脑部的龙之魄突然发出一阵阵的波动,是卡尤拉,她竟在这个节骨眼上呼唤我去和她相会。
  现在去见卡尤拉,实在是非常冒险的一件事,如月也呆在军中,我再不能象上次那般随意地离开军营去见卡尤拉。如果被她发现了我和卡尤拉的事,那真是想赖也赖不掉了。
  我考虑再三,终于还是决定离开军营去见卡尤拉。离开军营时我非常小心,以免惊动了休息中的如月公主,卡尤拉在人类军东北方一公里远的一片小树林里等我。接近她时我在附近转了一圈,确定没有伏兵后才放心地去见卡尤拉。我的谨慎不是多余的,现在斯罗已死,我和卡尤拉联盟也因此而宣告终结。世事变幻难测,这次见面,难保不会是她设下的一个针对我的杀局。因为卡尤拉的身份已不再是公主,如果她愿意的话,她现在应该已是魔族的第十四任皇帝,路西法十四世了。
  当我走进树林时,我看到了一个小帐篷,帐篷很小,铺着厚地毯,直径不过数米,帐内隐现灯火,在呼呼的晚风里,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暖意。
  我揭帐而入,卡尤拉一身睡袍,侧卧在一张由七八条行军毯铺成的床上,单手支着脑袋,含情脉脉看着我,那表情就好像一位妻子在等候远征丈夫回家。她身上的睡袍是红色的,火一般的艳丽,睡袍没有袖子,上身部分仅在胸脯的位置用一颗白色的纽扣扣住,勉强撑住裂胸欲出的一对浑圆的乳球,大半个乳房和平坦的小腹都暴露在外面。腰肢的部分用一条白色的带子扎住,睡袍的下摆仅能遮住半个大腿,却恰好遮住了最神秘的下体,这种半遮半掩的风光,最能引起人的无尽瑕想。
  帐内点了一盏晶石魔法灯,明亮的光线下,卡尤拉半闭的秀眸里闪跳着炽热的感情和诱人的异彩,是那样地令人心神迷醉。
  “愣什么啊?进来吧,达秀,外面风大。”
  我心头一阵火热,踏前一步,帐帘随之垂下,把我封闭在这个温馨的小世界之中。
  我走到床前,坐下后我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抚摸起卡尤拉嫩滑的脸蛋来。
  本来,我打算一见面就告诉卡尤拉现在并不是我们见面的好时机,告诉她千万别在帝国士兵面前显露出四翼暗黑龙形态,但在这种情况下,我知道这些话并不适合在这里出现。
  卡尤拉的双手水蛇般缠上我的脖子,以近乎耳语的声音道:“达秀,今天晚上让我做你的情人好吗?”
  我心中一颤,俯首下去,重重吻在她湿润的樱唇上,滚烫的女体在我怀里摩擦扭动着,有如一团燃烧的火焰。
  这团火焰很快就烧到了我的身上,卡尤拉象发情的荡妇一般,手忙脚乱地为我脱着身上的衣服,上衣,腰带,长裤,内裤,我身上的衣物一件接一件被扔在了地上。当我坚硬的下身从裤子里被解放出来时,卡尤拉立刻抓住坚挺的巨龙,毫不犹豫地放入口中吮吸起来。
  “喔!”
  阵阵的麻痒由下体传来,我发出舒畅的呻吟,卡尤拉的身份非同一般,现在却肯为我口交,我知道这是为什么,今晚很可能是我和她一生中的最后一个晚上了。上次分手时由于时间紧迫,我们俩没有好好地交谈,留下了许多遗憾。但命运之神似乎不愿意我俩就这么终结,想方设法给了我和她独处的机会。我和卡尤拉都心里有数,这恐怕是我俩最后一次相处的机会了。
  各种各样的情感充斥着我的内心,我很想对卡尤拉说一声“我爱你”,可是嘴上却总是说不出这三个字,唯有用行动来表达心中的感情。
  我抱住卡尤拉躺到了床上,扯掉腰带,掀起睡袍下摆,却发现下面什么也没穿。
  “真可爱啊!”
  我抓住三角地带的一小撮体毛,轻轻地拉了一下,趁着卡尤拉呼痛的当儿,我把头一低,埋入她的大腿根部,伸长了舌头舔着肿胀的,嘴唇吮吸着湿润的肉唇。我的手也没有闲着,双手在睡袍内顺着长腿向上游移,最后停留在那对浑圆的乳球上。当我的双手搓揉起卡尤拉的乳房时,唯一的扣子因为受不住力而嗒地一声崩掉了,鲜花般美丽的胸脯顿时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我一边吮吸着她的下体,双手却不住地玩弄着这对完美豪乳。
  “嗯……呜呜……”
  在我的吮吸搓揉下,卡尤拉的反应愈来愈强烈,身体不住地震颤着,淫水不断地涌出来,把我的脸都沾湿了,鼻中发出近乎悲鸣的哼声,同时她的双手和小嘴对的爱抚也愈来愈激烈。
  我把巨龙从卡尤拉的口抽出来,掉了个头,我的双膝以跪姿跪在卡尤拉两条大腿之间,我的嘴咬着卡尤拉的耳珠,嘴对着她的耳孔轻轻地吹着气。
  “我爱你,卡尤拉,让我们合为一体吧!”
  “你说什么?达秀?”
  我大声地喊了起来:“我爱你,卡尤拉,我们合为一体吧!”
  卡尤拉的眼中闪着泪花,她的双腿一勾,缠住了我的腰。
  “我也爱你,达秀!今晚就让我做你的妻子吧!”
  “妻子?”我的心一阵感动,腰部顺势向前一顶,火热的穿过湿润的肉唇,进入的了卡尤拉的身体处。
  “卡尤拉,我的妻子,我们终于融为一体了!”
  当我喊出妻子这个词时,那一瞬间我的心中不仅想起了芳魂已渺的安达和远在风都的希拉。
  “对不起,安达,我知道你还在的话,你也一定会要求我这么说的!”
  我伏在卡尤拉身上,大力地抽送着肉茎,滋拉滋拉的水声伴随着卡尤拉痛快的娇吟,令整个帐篷充满了无尽的春意。
  我紧拥着卡尤拉成熟的胴体,这种情况下,轻怜浅爱已经不适用了,只有用最凶猛的进攻才能冲淡心里即将到来的失落感。我跪在卡尤拉两腿之间,将她的两条腿托架在肩上,双手握着她结实的腰肢,展开粗暴的进攻。我的巨龙摇摆着冲进狭窄的洞底,又伴随着飞溅的蜜汁旋转着退出来。
  “哎……呀……”
  在我的猛烈的抽插下,卡尤拉猛甩着脑袋,拼命地嘶喊着,包住我的两片肉唇配合着滋滋的水声一开一合着,挤压出大量的白浆。
  “狠狠地干我吧,达秀!”
  和骨感美的希拉不同,卡尤拉是丰满型的女子,不但生了一对丰满完美的乳房,臀部的肉也同样的结实异常。她躺在我的身下声嘶力歇地叫着,我干得兴起,索性站起身子,抱着卡尤拉的腰,让她的大半个身悬空,从高处向下用力的地插着,而卡尤拉也配合着用长腿夹紧我的腰,双手反撑在床上,努力地耸动着屁股迎合着我的攻击。
  激烈交合的火辣辣地进行着,旷男怨女般我们根本就顾不上了什么九浅一深,七浅三深之类的技巧了,纯粹是大开大阖地直出直入!独一无二的螺旋宝穴配合着暗黑龙的淫龙之枪,本来就是世上最好的组合。既然无法长相厮守,那就不妨毫无保留地交欢,彼此间在将来也可以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俩很快就到达了极乐的巅峰,就在一阵剧烈的喘息声中,我们俩同时爆发了。
  高潮过后,我和卡尤拉喘着气紧搂在一起,我看着你的脸,你望着我的眼睛,目光成天然的运输工具,交流着彼此心中的情感。
  “我爱你,卡尤拉,我的妻子!”
  “我也爱你,达秀,我的丈夫!”
  是真心地说出心里话也好,是彼此间善意的欺骗也罢,就在这最后一次的约会中,我和卡尤拉终于向对方说出了这句我爱你。
  ※※※
  “卡尤拉,明天雅尔塔是不是要配合兽人的部队朝我们发动攻击呢?”
  “对,有我的部队在这儿接应,达秀,你的那点部队拦不住他们的。”
  当初始时的激情过后,残酷的理智立刻将我们俩由情感的天堂打入现实的地狱,我和卡尤拉开始讨论起眼前的现状。
  “这一回合算是你们赢了,我们是没有翻盘的机会了,也好,战争打了怎么久,也该歇歇了。”
  “如月公主来到你们军队中了,你现在不是总指挥了吧?”
  “差不多,虽然我还是主帅,不过顶上多了个太上皇。你也别担心,只要你们能和兽人的部队好好配合,不再恋战,迅速退出帝国,应该可以全身而退的。”
  “加里斯一战之后,胜负早就决定了,我们现在所做的只是能让更多的士兵有机会回到家乡而已。还有,斯罗,他真的死了吗?”卡尤拉边说边往我怀里挪了挪,让我把她抱得更紧点。
  “是的,我亲手砍下了他的脑袋,你再也不必担心他了。”
  “斯罗,他真的死了……嗨,达秀,那你自己的事呢?加莱城一战,我这边抓到的人类战俘说你和如月有矛盾,她不信任你,怀疑你和我的关系啊!幸好前天的战斗中我用的是堕落天使变身,否则就糟了。”
  “谢谢!”
  我心中一阵感激,卡尤拉这个和我纠缠不清的魔女,她到底还是为我着想啊!
  “这个,早在一年前我公开使用四翼堕落天使变身后,帝国内许多人就开始怀疑了,现在的事,只不过是加深他们的疑虑而已!”
  “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难道你就打算一辈子在你们皇帝疑惑的眼光下生活吗?”
  我烦燥地摆了摆头,将来如何熬过这一关,我一直都没有好好地细想过。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加入我们魔族呢?斯罗死了,赫克托尔对权力又没有野心,整个阿沙尼亚的一切都是我说了算!大魔神也赏识你,加入魔族吧,达秀,这是你的妻子在求你!你可以把你的女人都带走,这样总算可以吧?”
  现在的卡尤拉已重新回复了纯真的天性,她柔声细语的相劝,确实有着令我难以拒绝的力量,然而现实和理智却逼得我无法应承她,而且还得残酷地拒绝她。
  “不可能的,我在魔族血债累累,即使我肯答应你,你的族人、同胞也不答应啊!”
  卡尤拉黯然道:“我早就猜到你会这么回答我了,只是我还想再试试……”
  接着她突然很正经地问我道:“达秀,如果我以前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恨我吗?”
  “对不起我的事?什么事?不会的,啊呀,怎么可能呢?”
  卡尤拉一阵黯然,欲言又止。
  “既然这样,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我嘻笑地答道:“什么请求?只要我能做到,我都答应你!”
  “再爱我一次吧,让我为你个孩子吧!”
  “孩子?”
  我心中一震,一个女人肯主动地要求为一个男人生孩子,那是很令人感动的。但卡尤拉说要为我生孩子时,在那一瞬间我却犹豫了。龙战士的力量一子相传,如果卡尤拉真的怀了我的孩子,如果那孩子承继的力量要是来自卡尤拉自己的龙之魄,那倒没什么,万一她怀的孩子继承了我的力量,在我归天之后,帝国这边的龙战士将来岂不是要少了一人?
  就算不考虑到龙战士的因素,可是魔族和帝国对立,我和家中的女孩要是有了孩子,这孩子长大后难免和卡尤拉的孩子厮杀,手足相残,那也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怎么了?你不愿意吗?”
  才刚刚和卡尤拉来了一回,如果真会怀孕的话,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想到这我随之释然。
  “没有啊,只是龙战士要怀孕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一切只有看天意了……”
  “那就再开始吧,时间宝贵啊……”
  卡尤拉欣喜万分地扭动起腰肢来,刚才一战,我的仍然保持着半硬不软的姿态,深深地留在她的体内,螺旋密穴果然非同凡响,肉穴一收缩,立刻又生龙活虎起来。
  “卡尤拉,你既然已是我的妻子了,就应该尽妻子的本份了!”
  “当然了……”
  卡尤拉声音突然变得细如蚊蝇,羞涩的表情有如一个初恋的少女。
  我一脸坏笑,从卡尤拉体内抽出湿淋淋的,双手按着她的肩膀将她翻过身去,以跪姿趴在床上,屁股高高地朝天翘着。
  “那我开你的后庭你也要答应哦!”
  “后庭?那是什么?啊,达秀你好讨厌哦!”
  明白了我的真实意图,卡尤拉的脸一下子红透了。她现在的羞涩的模样真象洞房里等待丈夫开苞的新娘。
  “你是我的妻子嘛,今晚就算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了,可惜你已经不是处女了……”
  “呸,人家的第一次,还不是被你夺走的……”
  卡尤拉抬右腿,娇嗔地踢了我一下,以跪姿的方式踢腿,下身的肉穴张开又闭合,一道白色的蜜汁立刻冒了出来——刚才我们俩发射的精浆数量还真不少啊。
  “不过这是新婚之夜嘛,没有点新东西好像不太好嘛,所以……”
  “呸,你说我,那你呢?你夺走我第一次时早就不是处男了……”
  “所以我才要用新鲜的性爱花样来补偿你啊!”
  “皮好厚的男人……”
  卡尤拉回过头瞪了我一眼,忧怨的眼神看得我心头火热,下身的又硬了几分。
  “快点来吧,人家等不及了……”
  我跟着跪下来,找好位置,双手按在丰满的臀肉上,轻轻地向两边分开,开始用魔法清洁里面的秽物。
  “给女孩子开后庭可比破瓜要麻烦多了,不但要充分润滑,而且还要用魔法把里面洗干净。否则我的宝贝精液在里面游啊游,游了大半天,却碰了一团大便,那多恶心啊?”
  “说这么恶心的话,你才恶心呢!喔,快点吧!”
  我把头伸卡尤拉的大腿中间,将嘴凑到前面的肉唇上,一口接一口地吮吸着。卡尤拉刚刚和我交合过一回,肉穴散发着一股独特的腥味,却非常能催发人体潜在的欲望。
  我从卡尤拉前面的肉唇里吸饱了混和着精液和的混和液,然后用嘴灌入她的菊穴之中,为女孩子开后庭开了这么多年,这方面我早已是轻车熟路了。
  灌完蜜液之后,我双手握着已硬挺的肉枪,奋力向前一突。
  这次,我攻击的依然是溢满蜜汁的肉穴,而不是后面的菊花。
  “喔……达秀,你走错洞了!”
  “难道你喜欢我走后门吗?”
  “只是……噢!”
  我开始摇动腰肢,轻车熟路地在火热的秘道里前前后后地突进着,弄得卡尤拉娇吟连连。我之所以没有马上开卡尤拉的后庭,只是为了让开后庭的行动更完美而已。
  “换个姿势吧!”
  插了几十下后,看到卡尤拉逐渐进入状态,我不失时机地将抽出来,要求换个花样,我们俩交合的方式变为男下女上,卡尤拉跨坐在我的身上,而我则平躺在床上任由她摇动着身子。
  这样的姿势,主动权都由卡尤拉掌握,她骑在我身上,身体上下起伏着,雪臀和我的小腹不断地碰撞,淫糜的水声啪滋啪滋地响个不停。
  “卡尤拉……我喜欢你现在这样春情大发的样子……很美啊!”
  我双手放在她的那傲人的双峰上,一边玩弄着粉红色的乳头,一边努力地把腰肢向上挺。我的肉茎在卡尤拉的体内突刺着,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随着高潮再次临近,卡尤拉的脸上挂满了桃红,娇艳欲滴。
  最佳时机来临,我抓住她双峰的魔爪改放到卡尤拉的背后,往怀里用力一搂,将她的上半身拖入怀中,紧紧地抱住。同时我的大腿也顺势夹紧卡尤拉的腰,不再让她摇动。
  “快动啊,达秀!”
  卡尤拉正乐在兴头上,我突然停止攻击,那种感觉有如万爪挠心般令她痛苦不堪。她拼命地扭着弹性惊人的腰肢,妄想让我的再动起来。
  时机到来,我立刻施放出分身术,将身体一分为二。第二个分身抓住不断挣扎着想要摇动的雪臀,分向两边,让粉红色的菊穴彻底地暴露在面前。
  “卡尤拉,我要开你的后庭了!”
  为了让卡尤拉少吃点痛苦,我的第二个分身运起缩阳之法,让肉茎浓缩成食指粗细的细,然后对准卡尤拉的菊穴慢慢地插了进去。
  “呀,不要啊!”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异物闯入,卡尤拉仍然条件反射地叫出声来。我铁了心不理会她的叫喊,加快了前进速度,将肉茎一气推到极限。
  “呜……”
  痛、痒、麻、酥,各种感觉同时传来,卡尤拉抬起头,肛菊一阵收缩,嘴里发出动物般的哀鸣。
  “好大的夹力和吸力啊!”
  龙战士的体质毕竟和常人不同,我一边在心里赞美着菊穴惊人的收缩力,另一边却慢慢地将放大恢复原状。
  “达秀,别乱动,人家好难受!”
  “卡尤拉,我的美人,别担心,马上你就会尝到新花样的美妙之处了。”
  润滑效果已经足够,我毫不客气地开始了在在里抽插的动作,而留在前穴的却依然按兵不动。
  “老婆,尝尝后面的味道吧!”
  “人家前面很痒嘛,你快动啊!”
  “后面也一样可以止痒嘛!”
  卡尤拉被我的两个分身夹在中间,上半身被我双手双腿制得死死地动弹不得,只能翻着白眼享受着来自后庭的攻击。
  「啊……好像还不错……」
  在度过了初期的不适和心理障碍之后,卡尤拉也开始品尝到由尾稚骨传来的美妙滋味了,身体虽然无法动弹,却懂得收缩附近的肌肉迎合我插抽的动作。
  “老婆,新花样很爽吧?将来我们可以……”
  提到将来,我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声音嘎然而止。一股难言的悲伤涌上心里,与此同时,被我夹在中间的卡尤拉,她的眼中也同样充满了悲哀。
  象是为了发泄心中的痛苦,我们俩同时变得疯狂起来。攻击卡尤拉菊穴的那个,抓住她的手臂扭到背后,以此为支撑借力点全力突刺着。被压在下面的另一个我,则用攀住卡尤拉的肩膀,奋力地将向上猛顶,被夹在中间地卡尤拉忘情地扭动身体迎合着我,完美的胸部挤压着我的胸脯,随着插入的动作不断地变形着。
  “狠狠地操我吧,操我吧!”
  卡尤拉大声地叫着,拼命地动着身体,疯狂地甩着秀发,淫乱的模样象头丧失理性的雌兽,两行清泪却着绯红的脸庞流下来,洒在我的脸上。
  “卡尤拉……对不起……”
  爱人落泪,除了说对不起,我却不知如何安慰。
  卡尤拉:“尽情地干我吧,让我怀孕吧!”
  “好!”
  我冲着卡尤拉的唇吻了下去,另一个分身也同时吻在她的脖子上。
  更激烈的交欢开始了,两个“我”夹着卡尤拉在床上翻来覆去,时而侧面夹击,“三人”同时侧卧,一前一后猛干着,时而直立攻击,用抱小孩撒尿的姿势端着卡尤拉的大腿坐起,“三人”以坐姿连场大战。
  卡尤拉的螺旋肉穴出色无比,后面的菊穴同样也非比寻常。菊蕾形状美好,又白又嫩光滑无比,触觉敏锐,一受刺激立刻如水中漩涡一般的旋转收缩,吸得我差点丢盔弃甲。
  一回,两回,我们俩有如初遇时那般不顾一切地交欢着,疯狂程度更是十倍于那次。我在卡尤拉完美的躯体上尽情地驰骋着,一次又一次地将生命的种子注入她的前穴后庭之中,直到她最后不支昏死过去。
  我是在天明前一个小时才离开卡尤拉,那时她正静静地躺在我的怀中。临走时我借助灵魂石的力量把家传的武功——改良后的龙魔心法送入了卡尤拉的记忆中。我是提醒卡尤拉,龙的力量并不完全适合魔族的武功,必须加以改进才能使用,免得她将来不慎遭到和斯罗相同的伤害。
  我最后一次亲吻了卡尤拉的脸蛋和嘴唇,穿上衣服,悄悄离去。
  我走的时候卡尤拉是清醒,亲吻她时她的眼角湿漉漉的,她只是躺在床上装睡。虽然疯狂了一整个晚上,但对两条暗黑龙来说这算不了什么,不至于累到没有半点意识。分别是痛苦的,但哭哭啼啼地分手,却不见得会让痛苦减弱多少,这样的分手,或许是最好的方法吧。
  我有过无数的女人,但被我当作妻子来称呼的,卡尤拉还是第一个。卡尤拉,一个有着不太幸福的童年,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她的一颦一笑,已和安达一样,永远地铭刻在我的心中,今生难忘。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