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龙战士传说 成名篇 38
  • 浏览:808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昔日精灵王废弃的寝宫内,刚刚沐浴完毕的如月背对着我,坐在一面残破的水晶镜前,右手持着一把白玉梳子,慢慢地梳理着尚未干透的长发。这面水晶镜有一人高,是几百年前的古物了,现在已裂成了好几块,只能凑合着使用。如月换上了一件崭新的军服,我就站在她身后,透过镜子,望着镜中人的一举一动。除了我和如月以外,这里再无他人。
  沐浴后的如月容光焕发,镜中的她美得令人目眩神迷,雪白的皮肤因为热水浸泡而透出婴儿般的粉红。她的头发留得很长,几乎垂到腰际,发质极佳,还带着水光的长发垂下来,象丝绸般闪闪发亮。如月梳头的动作并不是很熟练,梳子梳过,洒下的水珠弄湿了身上的军装,衣领周围多了几块浅浅的水渍。身为长公主的她生活起居都有专人侍侯,这次战争她没有带侍女出来,只能自己梳理了。
  本来公主淋浴后整理私人内务,我是绝对不能进来的。可是如月却主动叫我进来,站在一边等她,这种方式实在有些暖昧。
  “赎罪的表示?不可能!色诱?这更不可能了,我事先已经主动地提出要帮他收拾残局,没有必要,而且以如月的性格更不会这么。”
  “表示亲近,友好地表示?希拉说过公主的内心渴望和别人交往,但她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难道是想借此向我递出一根橄榄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试试吧!”
  想到这,我走上前一步,试探着问道:“还是我来帮你梳吧!头发长不方便,把衣服都弄湿了。”-
  我才刚开口就有后悔了,公主是什么身份,除了侍女就外,只有情人才有资格为她梳头。我这样说,已有“犯上”的味道了。
  如月的手停了下来,整个躯体象中了定身术般凝固了,时间仿佛也因为我的这句话而停止了。
  四周一下子静了下来,我的耳朵里只听见卟嗵卟嗵的心跳声,我的心跳得很快,如月的心跳也同样加快了。
  “这是女孩子的事,你会吗?”
  “以前在家里,我常常帮希拉梳头,她也留着和你一样的长发。”
  “难得,那,那就你来吧!”
  如月没有回过头,右手向后一递,把梳子交给了我。我右手接过梳子,左手拾起一把头发,慢慢地梳理起来。我故意不去看镜子,把目光都集中到头发上。虽然站在背后看不到脸,但是我注意如月的耳根在微微发着烧,她害羞了……
  我为公主梳头,这种关系实在太亲密了点。
  “达克,很多事情,我一直很想和你好好谈谈,可是却一直都找不到机会。”
  “现在不是个机会吗?”
  “有些事情,并不适合现在交谈!但有些事情,我却必须和你说清楚,我不想你误会我。”
  “误会?你指的是什么?”
  我一边说话,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梳子从发根梳到发梢,又从发梢梳到发根。如月的头发发质很好,极有韧性,摸起手感极佳。沐浴后的如月,身体散发着一阵淡淡的轻香,扑鼻而来,我强忍着把头发放在鼻尖边上嗅一口的冲动,老老实实地为如月“工作”着。我心里甚至在想,如果这时我突然吻了她,公主会不会象上次那样一拳将我打倒在地。
  “达克,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差不多也有十五六年了吧。”
  “我们打架打了多少年了?”
  “打架?”我摸了摸自己的眼眶,脸上不禁有些发烧,“嘿嘿,这个就不要提了吧?好像我从来没赢过你。”
  如月在镜中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因为你从来都没有把我当公主看过,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鄙视,你一直都瞧不起我!”
  “开玩笑,我怎么会瞧不起你呢?我怕你还来不及呢,这种话不能乱说的,陛下要是知道了,我的脑袋可就不保了。”
  “哼,你会害怕吗?”
  我被她抢白得不知如何回答才好,连忙转移话题:“你的发冠丢了,还是扎个辫子吧,披肩发打仗时不方便。”
  如月透过镜子瞪了我一眼,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不要转移话题,达克!有些事情我必须对你说清楚。帝国现在这个样子,平民百姓怨言很多,大家把责任推到父皇身上。是的,父皇他是有很大的责任,可是这也不能全怪他!许多矛盾是一代又一代地积累下来的,就算存心想解决也是相当的困难。”
  我摇头道:“我是个军人,我只要懂得如何打仗杀人就够了,我不想管政治上的事,如何治理国家,那是你的事了?”
  “你不问政治,你想逃避,可是你逃得掉吗?”
  “我不知道……这次我在加里斯城做的这件事,我不知道回到风都后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
  我的手停了下来,抬起头,死盯着镜中如月的眼睛,同样如月也通过镜子看着我,我知道,我自己将来的命运,很大程度是由如月决定的。
  过了许久,如月眨了一下眼睛,拖长了语气说道:“我无法回答你!”
  我知道如月没有对我说真话,她不是一个没有自己想法的人,肯定有了自己的想法,只是不愿意告诉我而已,毕竟我们俩还不是朋友啊。
  我苦笑道:“我明白了!永远不对别人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这大概是帝王必需的品质吧。”
  我的手又动了起来,为如月编织起辫子来,认真的态度就好像理发店的师傅为顾客服务一般。
  ※※※※
  “怎么会这样?真是可惜了,很好的机会啊!”
  我和如月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以虎头蛇尾的方式结束,虽然我和如月都有修好的意思,但彼此间又都不愿意拿出太多真心实意来,如月没有把心里话告诉我,我也不敢对她揪出自己的老底,最终这次接触以无言的沉默而告终。
  晚上的军事会议,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我又回到了原来主将的位置。先前折了一阵,那群讨厌的贵族现在锐气尽挫,再也不敢在我的面前发表言论。白兰度把部队的损失报告交了上来,加莱城下一战,每个军团差不多都损失了近四分之一的人马,不过扣除伤员外,我手头可以指挥的兵力仍然有十万人,其中包括近三万人的骑兵。
  这次军事会议,除了卡都斯和少数几个贵族军官,其他的贵族军官都被没有出席。那些贵族军官都被如月派到潘杰尔谷地的北部城市押运粮草去了——名为押运,其实如月是赶他们走。
  在这次军事会议,我把奥维马斯推上了前台,让他当着公主的面将整个局势向众人分析一遍。加里斯城的事,我靠着龙战士的身份以及其他千丝万缕的关系,或许可以躲过这一劫,但这只没有任何背景的壁虎就难逃成为替罪羊的下场。我是有意地制造机会让他在如月面前展示自己的才华,将来我向公主求情保他时也好说话点。
  眼前的形势从局部看,我手头的兵力不过十万人,而我的敌人,东边是卡尤拉和汉斯的十二万大军,西边是比蒙王和雅尔塔的七万大军,腹背受敌,后勤补给也被切断,局势似乎相当严峻,但这一切的劣势其实都只是假象,
  当如月把军队主力撤到潘杰尔谷地时,战争的结局其实都已经决定了。在潘杰尔谷地开辟战场,我军将立于不败之地。有潘杰尔谷地和森林做依托,一旦形势不利,部队随时可以通过潘杰尔谷地退出战场,不怕魔兽联军的追击。潘杰尔谷地的环境,本土作战的人类军队要比魔兽联军熟悉百倍,他们根本不敢冒险进入森林和山谷追击我们。
  现在的双方的形势其实微妙至极:比蒙王和雅尔塔的联军包围了卡萨斯城,切断了我的后路与补给,令我军难受异常。但卡萨城偏偏又并没有完全失守,这座城市就象好像一根卡在魔兽联军喉咙里的鱼刺,吞不下,吐不得,同样令他们如坐针毡。
  而比蒙王与雅尔塔的部队的退路一样也被我军切断,进退不得。但卡尤拉与汉斯的联军兵逼潘杰尔谷地,又令我手头的十万大军也处于腹背受敌的危机。东西线的敌军总兵力几乎是我们的一倍。从位置上来看,人类军队又处于敌军钳形夹击之下,简直称得上是岌岌可危。幸好有潘杰尔谷地为依托,情况不妙时可以随时撤到山谷和森林里去,轻易地逃脱。
  形势相对算是最好的卡尤拉他们的部队也同样进退维谷,他们也难以趁机撤退。因为一旦他们撤退了,比蒙王和雅尔塔的部队就完蛋了。现在的形势是双方互相包围,互相牵制,彼此都有顾忌的地方。
  “粮草不足,是我军最大的弱点,现在军中的存粮只够吃六天!”
  眼前的形势,按兵不动对我军最有利,只要在这儿拖上十天半个月,等帝国各地的援军到达,魔兽联军也就只有哭的份了。可是加莱城下的大溃退,帝国军队损了三万余人,最糟糕的是粮草丢失大半,幸好阿兰德在潘杰尔谷地打游击时曾把卡萨斯城的物资转移到森林里来,但即使加上他留下的存货,军中的存粮也仅够吃六天。和敌人打持久战,我们也受不了。
  看到众人都面露忧色,奥维马斯笑道:“不过魔兽联军比我军还要糟,我们的问题是补给线被切断,只要这条血脉重新贯通,那现在不利的形势立刻就会改观。我军虽然腹背受敌,但放眼看整个阿拉西亚战场的形势,魔兽联军却是处在帝国军队的包围之中。从加里斯一战之后,帝国各处的援军就以卡萨斯城为中心四面八方的汇聚过来。每过一天,我军的实力就增加一分,而魔兽联军方面,他们的预备部队都用光了,基本上不会再有新兵加入,人是死一个少一个,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越不利,敌人比我们更怕打持久战。”
  奥维马斯说得一点没错,帝国各地的援军正源源不断地向这儿汇聚过来。加里斯城一战之后,魔兽联军早已无心恋战,卡尤拉和汉斯的联军现在发动反击,一方面是为了救出拉在我们后方的雅尔塔与比蒙王部队,另一方面也是采用以进为退的策略,以便让自己的部队能够顺利地撤出帝国。下面的战斗无论胜负,他们都得撤军。
  虽然不太懂军事,但奥维马斯的侃侃而谈仍然说得如月不住地点头,
  如月问道:“那下一步我军应当怎么做?”
  “坚守!这儿离卡萨斯城不过一天的路程,只要我们呆在这儿,对于卡萨斯城下的魔兽联军就是一种莫大的压力和威胁。他们不得不分出很大的兵力应付来自我方的压力,罗兰德那边的所受的压力也就大大减轻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不能发兵去解卡萨斯之围?”
  “是的,只要我军一行动,包围卡萨斯的敌军反戈一击,紧跟在我们背后的敌军再配合着发动攻击,那情况……”
  奥维马斯没有说下去,后面的意思已不言而喻。
  我一唱一和地问道:“难道我们就在这儿一直守到粮食吃尽为止吗?六天后断粮了该怎么办?”
  “我们在这儿不必守到六天之后,大家看!”奥维马斯把手往地图上一指,指尖分别点过潘杰尔谷地、卡萨斯城、加里斯市三个地方,最后停在布兰卡市的位置上。
  “还有一个人大家忘记了,那就是坚守在布兰卡市的赤甲龙比塞亚大人,他的部队现在在哪呢?”
  此言一出,与会的众人顿时眼睛发亮。
  “布兰卡市之围被解时,比塞亚大人手头还有两万大军,围攻他的比蒙王的部队突然舍他而去,他会置之不理吗?”奥维马斯兴奋地把手一挥,“如果加上各地聚集过来的援军,那将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阿兰德也点头同意道:“你说得没错,比赛亚大人的部队到达,我们不利的形势就会再次逆转了,到时就该轮到敌人头痛了!”
  “奥维马斯,你说的只是对我军最有利的情况,有没有最不利的情况呢?”
  “有的!”奥维马斯点头道,“我军现在是两线作战,如果比蒙王和雅尔塔的部队放弃了卡萨斯城,配合我们东线的敌军同时向我们猛攻,我军两线作战,腹背受敌,唯有退入潘杰尔谷地一途了。”
  我点了点头,把目光投向阿兰德,征询他的意见。
  “阿兰德,你的意见呢?”
  “我同意奥维马斯的说法,现在战场上的形势,敌军的兵力占优,短期内形势对他们有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我们的援军到达之前,战场的主动权都掌握在敌人的手上。”
  就在这时,拉兹急冲冲地跑了进来。
  “什么事,拉兹?”
  “信鸽刚刚传来消息,比塞亚大人率领的十万大军现在已到达距我们不到一百公里的莫雷拉了,三天后他的援军就可以到达!”
  这是个天大的好消息,顿时会议上欢呼声一片,所有人都兴奋地叫了起来。
  奥维马斯叹道:“现在就看西线的敌军怎么行动了,只要他们还抱着攻下卡萨斯城的念头,这一战我军就有七成的胜算了。”
  阿兰德皱眉问道:“如果西线的敌军象你说的那样放弃卡萨斯城向我们猛攻,我们可以坚守几天?”
  奥维马斯闭上双眼,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道:“敌人的兵力几乎是我军的一倍,两面夹击下,要支撑三天很辛苦。”
  如月插口道:“真的只有三天?”
  其他诸将也都表示赞同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命令自己的士兵去和优势的敌人作战,还要求他们取胜,这样的主帅是不负责任的。达克,如果情况真的演变成奥维马斯说的那样,那你就用你认为最好的方法去做吧,我不会干涉你任何的命令!”
  如月的语气显得很无力,神情更是疲惫不堪。
  ※※※※
  会议结束后,如月独自一人偷偷地离开了。刚才的会议上她几乎没有说话的余地,处境尴尬,毕竟她不懂得军事,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发言权。原来那些围在她身边的贵族军官都被赶走了,其他人因为她是公主而对她敬而远之,现在的如月真是有种孤家寡人的味道。
  如月悄悄地离开了军营,朝谷地森林的方向走了很远,最后如月找了一块巨大的岩石坐了下来,抬起头,静静地看着夜晚的星空。我一直跟在如月后,以如月的力量,她当然也知道我跟在后面,我也明白这一点,看到了如月坐下了,我跟着坐了下来,我和她之间隔了一个手臂的距离。
  “宇宙很大,星空很美,每次望着星空,我才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地渺小。”
  如月的语气象是在自言自语,又象是在有意地说给我听。
  “小时候,当我开始懂事的时候,我就发现周围的人看我的眼神很不一样!”
  我深有同感地叹道:“这很正常,别人也同样用类似的眼光看过我。谁叫我们是龙战士,龙战士,超越凡人之外不正常的生物!别人看我们,一半是敬畏,另一半却是在看怪物!有得就有失,我们在力量方面天生比别人强,老天自然也要让我们失去一些正常人拥有的东西。”
  “可是我受到的压力要比你大多了!就因为我是女孩子,别人看我的眼光就更带着一些异样。我很讨厌那种目光,那种目光仿佛是在说:可惜了,三头黄金龙的力量,居然会被这么一个弱女子继承……从那时起,我就努力地练功习武,我要让那些用异样眼神看我的人都明白,男人可以做到的事,我也一样可以做到,而且可以比他们做得更好!”
  “你活得好累啊!”我不知不觉地挪动着身子,把和如月的距离拉近了。
  “那是我的责任,我姓法比尔,是伟大的雷兹的后人,我不能辱没了这个姓氏。”
  “如果要我象你那样生活,恐怕我早就疯了。小时候,父亲骂我最多的话就是‘没出息的达克,丢尽了祖先脸的达克’。其实他不知道,这句话是我最讨厌的,他越这么骂我,我越是要和他对着干。别人怎么看我,我才不在乎呢,我只为自己而活着。如果只是为了让别人说一句‘这孩子很有出息’而放弃自己快乐无忧的生活,那我宁可去做一个没出息的,丢尽了祖先脸的败家子。”
  我抬头望向天空,在那颗代表我命运的暗黑龙之星边上,还有一颗更亮的星在闪闪发光,那颗星就是如月的本命星吗?义父说我被这颗更亮的星所逼迫,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可是却不能永远拥有。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和如月这一生都要做敌人,一辈子纠缠不清吗?
  “因为你不是我,你可以不顾一切,但我不行。”
  “那是你自找的!责任和义务真的那么重要吗?”
  “不和你争了,再争我们恐怕又要打起来了。十多天前,当我完成龙战士的第四次褪变,从龙茧中出来的时候,我是意气风发,我很自信,因为我练成了除先祖雷兹外从来没有人练成的霸拳。那时我自以为自己可以象先祖那般,完成和他一样伟大的事业。”
  如月的声音越说越低,头也慢慢垂了下来。
  “那天你向我辞行时,我想留住你,可是后来我却没有这么做。这是因为我认为你做得到的事情,我也一样可以做到,可是我错了。现在局面落到这个田地,我有很大的责任。”
  “你并没有错!”我忍不住探出手去,抓住如月的右手,在不知不觉中,我和如月已肩膀贴着肩膀靠在了一起。
  “这世上没有全才,人不可能样样精通,就算是雷兹·法比尔又如何,纵使他的武功天下无敌,又被后人称作是军事和政治上的全才,那又怎么样?伟大的雷兹,在生活上过得一塌糊涂,没人帮助,他连衣服鞋子都穿不好。而且,公主,你这次失败的主要原因并不是你的能力不足,而是……”
  “而是什么?”
  如月并没有怪罪我抓住了她的右手,反而不自觉地收紧了。
  “即使是雷兹。法比尔创建帝国时,他的身边也跟着一群可以倾心相谈、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以及一群可以畅所欲言的部下,没有他们,雷兹什么也做不了。可是公主,他的这些朋友,你有吗?”
  如月默然。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我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两只手将如月的右手握在掌中,等待了许久,我终于向如月递出了橄榄枝。
  “我想,我们可以试着做朋友吗?”
  通过手心传来的脉搏,我感到如月的心跳正在不断加快,身体甚至在微微地颤抖。
  如月的头垂得很低,脸也越来越红,红晕蔓延到了手掌。
  过了一会儿,如月伸出左手,盖在了我的右手背上,我们俩四只手,就这么握在了一起。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