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流氓太监 】第二百一十九章少女情怀
  • 浏览:742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富贵感觉这一觉是自己回来之后睡的最安稳的一觉了,先前刚回来就和抱月做的天昏地暗,而当时自己刚刚出征回来,没有得到休息。然后又不知节制的去找颜秋水,去找皇后。今天白天有去找了冷宫里的人,幸好自己没有和鱼妃她们做什么,否则自己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了。呵呵。
  皇后基本上已经被自己收拾了,又知道太子本就不是皇后亲生的,那么皇上定然也并不十分的伤心了。
  那自己的小命就很号把握了。但就是不知道皇上要借助这次太子的死,搞出什么名堂来。
  这个时候已经是艳阳高照了,富贵抱着狐妃争着一双迷人的眼睛,盯着头顶的伪满出神。
  他在想这些他不得不想的事情,既然走到了这个位置上他就必须好好的考虑和打算,否则将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富贵绝对不想那样,他的理想就是抱着自己喜欢的女人,除了做爱就是自在逍遥。钓鱼,划船,晒太阳那才是他想要的惬意生活。
  但是现在首先要做的是保住自己的小命,然后在想那些事情。
  下体还在狐妃的洞穴里缠绵,那里一夜了,竟然仍旧是十分的湿润,几乎就是奇迹,没有女人的洞穴可以湿润这么久的,除非一直得到刺激。
  但是两人刚刚已经睡着了,既然睡着了,那就没有刺激了,没有刺激了,他竟然还可以这样的湿润舒服,不得不说是狐妃天生的就是男人的尤物。是让男人享受的。
  晨起是一个男人很正常的现象,对于富贵这样一个修炼内力几乎变态的家伙,尤其是进入了先天之后,这样的晨起更是正常。
  所以狐妃的洞穴已经被撑的很开,很显眼了。富贵从上看下去,除了狐妃雪白的乳房顶住自己的胸口之外,就看到她黑黑的毛发理包裹着自己的粗大鸡鸡。
  富贵忍不住舒服,的感觉,就缓慢的动作着,这样程度的动作对于富贵来说实在是轻微,而且舒服。
  狐妃终于醒了,这样程度的动作她都不醒的话,每个男人都可以称着女人睡着的时候上她了,上完了,再给她整理一番,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那就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了。不过,前提是这个女人不是处女。
  但是女人不可能这样的迟钝,所以狐妃在富贵动作几下之后就从甜蜜的梦里醒来了,看到富贵就把眼睛挤成一条线,噘着红润的小嘴吻主了富贵。富贵当然乐的逍遥自在。
  也含住女人的小嘴进行纠缠,手就抓住了她滚圆的乳房,弹性而又滑溜的感觉,让富贵爱不释手,根本不想放开,就想这么永远的抚摸下去。
  但是女人的情欲在早晨似乎也十分的强烈,被富贵袭击了下面的私密重地,乳房又被抓住,顿时欲火攻心,娇憨出声,声声喘息在富贵的耳边响起,富贵也感觉身体渐渐的发热。下面的动作就加快。狐妃感觉自己仿佛坐在了火箭上,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是火箭,但就是那种失重的飞上天的感觉,飘荡的白云间。
  狐妃离开富贵的嘴唇,做起起来,富贵跟着半起身,要抓狐妃的乳房,但是这个姿势实在是有些累,虽然富贵身体并不会感觉到累,但就是心理的一种暗示。
  就坐起来,抱着狐妃的小蛮腰,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上下晃动着,片刻之后,狐妃失去内力之后,体力当时不支,很快就香汗淋漓,出了一身。富贵怜惜她,就不让她动弹,自己抱着她的肥腻柔润的屁股上下晃动。
  狐妃保住富贵的头,让他埋首在自己的伟大胸前,富贵嘴里含住狐妃的蓓蕾葡萄,加快了下面的攻击。
  她们十分畅快的叫喊着,声音并没有被房屋卷住,所以房间富贵的人都可以听见。若非这几天皇上在忙于出征之后的封赏和新立太子的事情,估计仍旧会在这里过夜,那么富贵就没有了机会。而她们这样大张旗鼓的动作,也是更加的不可能。
  所以外面玉女门的弟子在听到门主的呻吟声时,都惊讶的掉了下巴,这怎么可能。每一个被领进狐妃房间里的男子,也就是刚开始的半夜会畅快几声,还可以听到两人的声音,但是到了早晨,一般都是狐妃精神焕发的出来,而男子已经成了人干,需要她们去清理并处理掉。
  今天早上竟然听到了叫喊声,而且还是门主的,更加奇怪的是里面还有一个男人的喘息声,在她们的耳边响起,让这些不同程度的修炼玉女心经的弟子,心神荡漾,脸色绯红。
  彼此对望一眼,都十分的好奇。只有东方情惊讶之余有些了然,否则自己昨天怎么就冒冒失失的把自己的初吻给献了处理呢?果然是值得自己追求的男人。
  东方情去看德广,这个老头护法一夜都没有离开过,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气息,但她只是以为他忠心耿耿的是在担心门主。但是现在想起来就尤其奇怪了,在里面传出声音的事情,这个人不但没有惊讶,反而是狂喜和放松。
  那么里面定然有些蹊跷是他知道的。否则其他时间来的男人,他只是放下就走了,唯独这个他十分的关心。
  “护法对这个人有什么看法?”东方情依旧风情万种的模样,娇滴滴的询问着穗广。
  德广躲开她的目光,这个女人真是要人命,自己都是太监了,却仍旧感觉她逼人的艳光和风情,都有占有的冲动,那要是正常男人看见她呢?难怪那些凡夫俗子都说,玉女门的女子都是妖精,狐狸精。
  实际上是他们无法抵御玉女的魅力,而那些凡俗女子更加的比不上玉女的美丽,而心声嫉妒,就更加的出言诋毁侮辱她们。
  “少门主说什么?属下不太明白?”德广当然要装傻了。
  “不明白?那我让你明白。平时都不见你这个关心这里的事情,怎么今天就这么热心,而偏偏就在今天出现了怪事?你说你没有问题,那谁相信呢?”东风情一步步的逼近德广,手心理已经孕满了真气,准备在德广露出破绽的时候施以辣手。但是门主的安慰呢?里面的事情她们只能猜测,虽然十分的担心,但是门主在与男人干事的时候,是严禁弟子在场的,否则就是死罪。随意她们虽然十分的担心门主,但是听见里面门主叫唤的似乎十分的舒服,并没有什么不妥的迹象。她们也不敢冒死进入。
  东方情就开始逼问德广。德广想不到这个娇滴滴的妖精竟然也是这么的聪明,这个会就想到了自己。但是德广不知道富贵的情况,虽然看情形不错,但是在没有确定富贵已经收复狐妃的时候,德广还是要掩藏起来的好。
  “大小姐真是说笑了。属下只是听人吹嘘这个人那方面很有能力。属下虽然是个太监,但是曾经也是男人,知道男人的能耐。就有些好奇,想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如那些传言一样的厉害。希望少门主不要见怪。”德广放低身子,极力讨好。
  “哦。是吗?”东方情被德广的一番真假之话,弄得有些摸不准真假,也不敢贸然出手,怎么说德广也是玉女门的元老,别说贸然出手加害,就是刚才的逼问就已经十分的过分了。
  “真是对不起,德护法。情儿年轻不懂事。有些莽撞。请德护法念在情儿担心门主的份上,不要放在心上。”东方情能作为门主的候选人,自然是聪明绝顶的,对于拉拢人心也是很有一手的。
  玉女门里的候选门主一般有比较多的几位,都是各大护法长老和门主一人提选一名,然后各自进行培养,培养完成之后,再看谁的资质好,能力强,就定谁的候选人。儿东方情从众多候选人理成为正式候选人。自然是很有实力的人物。
  德广听见她给自己道歉,猛然一阵放松,他已经不计较东方情是不是怀疑他不忠了,事实上,他早就不忠了,早就把自己卖给富贵了。东方情这样怀疑自己,他不但不反感,反而有解脱之感。不要再这样的欺骗自己以前的战友,那样是比较残忍的。
  “少门主说那里话,这些事情老夫再理解不了,岂不是白做了几十年护法。少门主也太小看老夫了。大家都是郁闷门的,都为玉女门着想。没有什么过分不过分的。”德广大义凛然的对东方情说道,但是额头却出了冷汗。德广想不到自己也有这么卑鄙的时候。
  房间理忽然传出了两声似欢快似痛快的叫声,外面玉女门的弟子,同时哆嗦了一下,急忙低头不去看彼此。这里伺候的除了德广这样的老太监自己人以外,其他的太监都被狐妃打发了。省的碍手碍脚的坏事。
  所以两人这么大的动静,方才一直没有暴露。当然了,玉女门的弟子当然不会蠢到去泄露。
  “德广啊,你果然有很大的潜力啊。以后装逼这个职业就是你的天下了啊?”
  富贵爽朗真挚的声音在门里响起,但是给人的感觉确实如沐春风,就在耳边一样。但是门主的安慰呢?里面的事情她们只能猜测,虽然十分的担心,但是门主在与男人干事的时候,是严禁弟子在场的,否则就是死罪。随意她们虽然十分的担心门主,但是听见里面门主叫唤的似乎十分的舒服,并没有什么不妥的迹象。她们也不敢冒死进入。
  东方情就开始逼问德广。德广想不到这个娇滴滴的妖精竟然也是这么的聪明,这个会就想到了自己。但是德广不知道富贵的情况,虽然看情形不错,但是在没有确定富贵已经收复狐妃的时候,德广还是要掩藏起来的好。
  “大小姐真是说笑了。属下只是听人吹嘘这个人那方面很有能力。属下虽然是个太监,但是曾经也是男人,知道男人的能耐。就有些好奇,想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如那些传言一样的厉害。希望少门主不要见怪。”德广放低身子,极力讨好。
  “哦。是吗?”东方情被德广的一番真假之话,弄得有些摸不准真假,也不敢贸然出手,怎么说德广也是玉女门的元老,别说贸然出手加害,就是刚才的逼问就已经十分的过分了。
  “真是对不起,德护法。情儿年轻不懂事。有些莽撞。请德护法念在情儿担心门主的份上,不要放在心上。”东方情能作为门主的候选人,自然是聪明绝顶的,对于拉拢人心也是很有一手的。
  玉女门里的候选门主一般有比较多的几位,都是各大护法长老和门主一人提选一名,然后各自进行培养,培养完成之后,再看谁的资质好,能力强,就定谁的候选人。儿东方情从众多候选人理成为正式候选人。自然是很有实力的人物。
  德广听见她给自己道歉,猛然一阵放松,他已经不计较东方情是不是怀疑他不忠了,事实上,他早就不忠了,早就把自己卖给富贵了。东方情这样怀疑自己,他不但不反感,反而有解脱之感。不要再这样的欺骗自己以前的战友,那样是比较残忍的。
  “少门主说那里话,这些事情老夫再理解不了,岂不是白做了几十年护法。少门主也太小看老夫了。大家都是郁闷门的,都为玉女门着想。没有什么过分不过分的。”德广大义凛然的对东方情说道,但是额头却出了冷汗。德广想不到自己也有这么卑鄙的时候。
  房间理忽然传出了两声似欢快似痛快的叫声,外面玉女门的弟子,同时哆嗦了一下,急忙低头不去看彼此。这里伺候的除了德广这样的老太监自己人以外,其他的太监都被狐妃打发了。省的碍手碍脚的坏事。
  所以两人这么大的动静,方才一直没有暴露。当然了,玉女门的弟子当然不会蠢到去泄露。
  “德广啊,你果然有很大的潜力啊。以后装逼这个职业就是你的天下了啊?”
  富贵爽朗真挚的声音在门里响起,但是给人的感觉确实如沐春风,就在耳边一样。众玉女门弟子都是一惊,尤其是东方情感觉是最为敏锐,脸色顿时大变,让她妩媚的脸蛋呈现出一种异样的媚惑。双目放光的盯着门口,手里孕满了真气,准备应付虽然生发的问题。
  “你好坏啊,这么调戏人家!人家可是为了你才这样的!”狐妃娇滴滴的声音在外面的众女更加的疑惑,尤其是东方情,手里的真气是泄了,但是新立的疑惑却一点也没有减少。师傅是怎么了?这是她最大的疑惑。
  狐妃娇嫩的声音刚刚落下,两人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众人再次惊到。
  狐妃少女一般娇嫩的肌肤和面容身段让玉女门的弟子震惊之余,就看到了富贵冠玉一样明俊莹莹的脸,星辰一样的双目幽深不见底,却又不给人逼视凌厉之感,只是散发着无限的诱惑力。
  其他的女弟子只是沉迷在富贵的先天奇妙气质下,但是东方情却是见多识广,从前辈的口了,以及门里的典籍里,她知道了传说中的先天境界。儿富贵给她的感觉就是进入了先天境界。
  传说这个境界只有几大宗师,比如少林的,蜀山的,北冥湖的,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进入了先天境界。进入这个境界几乎是天下无敌了。这怎能不让她大大的震惊?如此年轻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就进入了先天境界?
  再看自己的师傅她更加的吃惊,难道人真的可以返老还童,师傅怎么现在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娇嫩迷人?
  这……乱了,一切都超出了东方情的理解范围。她傻了。
  “你看。你的弟子都傻了。”富贵看到众人的反映就开心的笑了。
  “你才傻了呢。少臭美了你!德广,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啊?”
  狐妃现在虽然失去了内力,但是却感觉自己比有内力的时候还有充实,生命理充满了爱和乐趣。让她果真有了重获新生之感。所以她并不失落,反而十分享受和高兴。既然得到了有情郎君,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至于那个皇帝老儿。一个阳痿的家伙,只要自己不努力,他永远也别想勃起。自己永远都是富贵一个人的。
  狐妃想到这的时候虽然问的是德广,但是眼睛却痴迷的望着富贵。富贵和她心意相通,爱恋的回望了一下。而自己心里的担忧他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富贵现在的感觉是天下之大,还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阻挡自己的。就是老太监来了,他也有把握搞定。
  而这些有一半的功劳是狐妃的。富贵心理只是无限的感激和爱恋。
  “属下请门主原谅。属下从今以后决定跟着富贵主人了。如果门主有什么气愤和不满。请看在德广为门里贡献这么多年的份上。就杀了德广,放过德广的家人吧?”德广见自己的事情败露,噗通跪倒在地。
  “起来起来。给你开个玩笑的。以后你仍旧是玉女门的护法。仍旧要好好的为玉女门做贡献。”富贵却俯身把德广拉了起来。他虽然可以用真气将他托起来,但是那样的话就显得不尊敬这个忠心的老人。
  “这?”德广当然没有弄明白她们发生了什么,被富贵拉起来,疑惑不解的看着两人。
  狐妃咯咯掩嘴娇笑,:“我的德护法,你可真可爱啊!以后玉女门的门主就是他了。你说你跟着他和跟着玉女门有什么区别?” “什么吗你?”富贵当然知道狐妃的想法,况且自己的确也有这方面的想法,自己没有说出来,狐妃就先一步提出,果然是个美丽的妙人。富贵爱恋感激的搂住了狐妃。的细腰。
  狐妃迷人的回眸笑笑,勾引的富贵大吞口水。
  “参见门主!”最高兴的当然就是德广了,现在问题有了这样的解决,对他来说是最完美的。他既可以不叛门,还可以继续跟着富贵,真是一举两得。
  “师傅……”东方情代表弟子们发出了疑惑。
  “我的好徒儿,以后富贵呢就是咱们的门主了。我呢,准备做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天天撒娇玩耍。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了阴气的困扰,也没有了内力。你们可要好好的听话哦。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无论是门里的还是武功上,都可以请教他哦!”狐妃忽然少女一样的天真可爱,让弟子们感觉十分的诡异,但是又被狐妃的气质吸引。而最受她吸引的当然是富贵的目光,几乎就是粘在她的身上。
  “啊。参、参见门主!”东方情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跳十分的快,竟然不受控制的脸红了,这对于她来说可是很罕见的。
  “瞧你。我徒儿都动心了。要不要试试看?”狐妃调笑的声音,让众弟子纷纷低头,尤其是东风情几乎把头埋进老儿胸前的一对大白兔里。德广也十分吃惊的看着东方情的表现。这个少女可是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红过脸的。今天这是?不得不佩服富贵的魅力之大。
  “起来,。以后不要叫我什么门主不门主的。叫我名字就好。”富贵趁机拉住东方情的嫩手,昨天夜里的一吻,他可是回味无穷啊。眼睛就不自觉的盯着她红润弧形美妙的嘴唇。
  东方情被他拉住了芊芊玉指,手指颤抖了一下。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缓缓的抬头,却看见富贵幽深迷人的双眼正火热的盯着自己的嘴唇,顿时红霞上脸,烧红透了。急忙挣脱了富贵的手,躲到了女弟子的后面。
  富贵和狐妃相视呵呵大笑,只把东方情羞得无地自容,跑回自己的房间。
  富贵十分惬意的环顾了一下乾清宫。“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地方了。我会经常来的。现在吗?回去睡一觉先。”富贵看着狐妃征询她的意见。“恩,你先回去吧?
  这里毕竟是皇上经常出没的地方。玩意被他碰见了不好。“然后狐妃目视德广,问他何去何从?
  德广沉吟不语,眼角看着富贵。“还是让他留在这里吧?我哪里他去了不好解释。”
  德广答应了。富贵就走了。狐妃少女一般痴痴望着富贵的背影,然后小鸟蝴蝶一样的欢快的穿梭在花海绿林里,竟然真的成了一个花季少女。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